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香港亂局之下,還有一羣媽媽。

她們熱愛祖國。

但為了孩子有學上,不得不在痛苦中苦苦掙扎。

正應了那句:

“這是最美好的時代,這是最糟糕的時代。”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雙城記》狄更斯

1.

到香港之前,萌萌過着令我羨慕的生活。

二線省會城市土著,膚白貌美,身材纖細。家裏早早攢下了3套房。

畢業後,萌萌進入一家國企的省級分公司,“錢多、事兒少、離家近”。

每個星期,萌萌和閨蜜雷打不動做3次瑜伽,兩次按摩。

週末還能帶着4歲的女兒參加各種學習活動。

每次見她,她身上必定穿着奢侈品牌當季的新款。

而我只能安慰自己,我的一個包能背很多年。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萌萌唯一的遺憾是學歷。

她和老公高考成績平平,都只考上專科,再升本。

女兒雖然只有4歲,但一想到接下來的十幾年的教育、高考,萌萌並沒有信心。

“我不想讓孩子參加高考。”萌萌對我説,“歐美我供不起,我要她去香港讀書,接受不同的教育。”

我不以為然。

去香港讀書,哪有這麼容易?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2.

萌萌很快做好計劃,自己憑藉在公司積累的人脈,介紹去香港工作,站穩腳跟後,再把孩子接過去。

夫妻倆為這事吵了無數次架。

“我覺得國內教育沒那麼差,大不了讓孩子多上幾個補習班就是了。”萌萌的老公陳沖,是個微胖的文藝青年。

“不!我絕不會讓孩子再經歷我的一切。”萌萌很堅定。

“你去香港有工作,我去香港能做什麼?喝西北風嗎!”

“只要你肯努力,難道還能餓死你嗎?你就是不想為孩子付出!”

“説的輕鬆,你知道香港房價、學費、生活有多貴嗎!”

“所以我才説,我先去站穩腳跟,讓孩子在家上完幼兒園,直接去那邊上小學啊!”

“你跑去香港賺錢,孩子就沒有媽了!你瘋了嗎!”

陳沖怒火中燒,順手抄起女兒的樂高玩具向萌萌砸過去。

一行鮮血從萌萌的額角流下來。

當晚萌萌就帶着孩子回了孃家。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幾個月後,一家香港的電信公司請她做銷售。

萌萌火速辭掉國企的工作,扔下老公和孩子,打點行裝隻身去了深圳,很快,便成了在香港工作的內地人。

3.

初到香港,看到的是燈火璀璨的夜。

繁華的街市,熙攘的人羣。

紅色的計程車,紛雜的廣告牌。

維多利亞港灣的海風,輕輕撫動萌萌精心燙染過的長髮。

精緻的粧容,讓她看起來更成熟了。

似乎與港片中的職場女性並無兩樣。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美好是真實的,真實是殘酷的。

首先就是房子的問題,香港的房價高到令人髮指。

如果説在內地,沒有自己的房子就等於沒有“家”。

那麼在香港,沒有“家”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香港分3個區,分別是香港島、九龍和新界。

在香港島最繁華的中西區,大多的房子總價在500-2500萬港幣之間。

而這些房子的實用面積,通常不到30平方米。

香港的房子真的很貴,最貴的尖沙咀一平方米要22萬人民幣,最便宜的離島區也要9.4萬人民幣。

非永久居民還要額外支付高昂的税金。

看着動輒十幾萬一平方米的房價。

萌萌有些不知所措。

香港政府的公屋要搖號,輪不到她。

買房,就算把老家的3套房都賣掉也不夠。

更何況家裏老公孩子、父母各住一套,其實也只空出來一套房子而已,賣了讓他們住哪?

4.

買不起,就只好租。

雖然萌萌的工資和內地時比翻了一倍,但香港的物價也是貴到嚇死人。

在街邊吃碗最普通的牛雜,80港幣就沒了。

房租更是離譜,老破小的房子,不到10平方米的單間,也要5000港幣左右。

為了省錢,萌萌租了一個6平方米左右的“單間”。

當然沒有獨立的衞生間和廚房,放下一張牀和簡易衣架,連轉身都費勁。

就這樣,也要4600港幣一個月。

“這房子還不如我家的卧室大。直到這時候,我才感覺到香港最真實的一面。但是我想忍忍,反正平時大多數時間都在工作,在家也不過就睡個覺而已。”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嘴上説説,可萌萌的心在滴血。

工資哪有房價和物價漲的快!

只吃最普通的盒飯,儘量少和同事出去聚餐。

化粧品也降了幾個檔次,節省每一分錢。

5.

而成年人的崩潰,往往就是一件小事。

到了香港,沒有私家車代步,萌萌很不習慣每天早上趕小巴的日子。

香港人趕小巴的時候,亂哄哄的,並不存在“謙讓”。

有一次,眼看小巴要出站。

萌萌當即甩掉腳上四千多的高跟鞋,一手拎着鞋,一手按着包,赤腳狂奔。

好不容易擠上去,車上一點空隙都沒有。

就這麼拎着鞋直到下車。

早起化的粧也花了,狼狽的一塌糊塗,嬌嫩的腳底多了幾道口子,血洇透了幾層紙巾,火辣辣的疼。

萌萌蹲在路邊抱頭痛哭。

為什麼我要來受這個罪呢?!在家不好嗎?!

孩子還有2年才來香港,萌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

6.

深港大橋橫跨海面,宛若巨龍俯卧,連接兩地。

在深圳,還有一羣特殊的人。

清晨5點,深圳有的小學生已經起牀,刷牙洗臉吃早飯。

“證件!千萬別忘了帶,忘帶了就過不了關!”温大姐做完早餐,就忙着給孩子整理書包,檢查通關的證件。

7點過後,過關的校車陸續抵達口岸,邊檢人員上車為學生們辦理通關手續。

6點半到7點半,是學生跨境的高峯期,沒有趕上校車的孩子,只能由家長帶着過關。

為保障學生的安全和過境的秩序,深港多個口岸闢出“跨境學童專用通道”,還設置了“學童候檢區域”。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這個時候,通常只有學生和水客站在那裏,等待通關。

每天有3萬學生往返於深港兩地,清晨過關去香港上學,下午又過關回到深圳的家,朝六晚六,一週雙休。

一位雙非家長(父母都不是香港人)在論壇吐槽:

“我家的孩子十分嬌氣,每天哭鬧完了才出門,回到家繼續哭,而且哭着哭着鼻血就流下來了。

早上五點四十就要起牀,晚上六點半多才回家,一天13個鐘頭用在上學,當時完全沒想到會這樣。這麼久大人都累,不要説這麼小的小孩了。

體弱嬌氣的,把家長也拖累得不行了。

如果有深圳户口就近上學,七點半起牀都來得及,下午四點半就到家了而且不用花錢。現在每個月車費都2400,一年多花五六萬,起碼坐到3年級吧,這裏就的多花十幾萬。”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當初,“跨境兒童”的父母有的是利用了香港生育入籍政策,有的是為了躲避內地計生政策的超生處罰,有的則是讓子女能夠獲得香港優質教育資源。

這些做法當初看起來無一不精明。

如今,眼看孩子去香港讀書既辛苦又不划算,但這些家庭卻無法回頭。

這些孩子中,超過40%的學生為了趕上過境回家,沒有參與課外活動。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通勤上花去了太多時間,這些孩子沒有辦法享受完整的校園生活,缺乏和當地學生組成的社交網絡,更難以融入香港社會。

7.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香港的家長和孩子,同樣不好過。

香港TVB在2016年製作了紀錄片《沒有起跑線?》揭露了香港教育,乃至全世界媽媽焦慮的根源。

“因為要小朋友進入好的大學,所以要有好的中學;進入好的中學就要有好的小學;要有好的小學就要有好的幼稚園;要有好的幼稚園就要有好的育嬰院;要有好的育嬰院,首先就要排期,所以就一定要贏在子宮裏。”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紀錄片中,媽媽們希望自己的小孩“贏在子宮裏”,還在孕期就四處為孩子尋找學前教育機構。

小朋友胎教的時候就開始聽英語,這樣子以後不容易抗拒英語。

每天上兩個幼稚園,放學後再上四個興趣班。

幼稚園升小學,又一個搏殺階段,要想被名校錄取,要練練練身兼十八般武藝;

不僅小孩累,家長更累,每一天都是搏殺。

不要問中午休不休息,香港小朋友大概是沒有午睡這個概念的。

小學時候就更不得了了,別人的興趣班報10個,我們就報20個。

所以你以為報了芭蕾舞、豎琴、擊劍、游泳、日語、畫畫、面試班、餐桌禮儀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人家10歲的小哥哥已經在學編程了!

連香港人自己都吐槽,只要不在香港買房和生孩子,人生可以很瀟灑。

8.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我作為一個家長,深有感觸。

不斷提前的起跑線,是希望孩子能夠在未來的競爭中佔得先機,讓人生道路更順暢。

可這份真摯的期望,卻變成了孩子背上無法承受的重荷。

揹負太多,又如何讓孩子跑的更快,飛的更高呢?

人生,不應該是被設計好的單行軌道。

內地寶媽淚灑香港:沒有一天不想回家

央視家庭教育紀錄片《鏡子》中有一段感悟:“‘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知不知道這句話害了多少人,特別是現在只有一個孩子的家庭。這句話其實是在偷換概念,它設定出來人生只有一條路,你必須按這條路去走,似乎這個地方才是終點。真是這樣的嗎?”

人生是一場漫長的旅程,當我們這些大人,經歷二三十年的人生之後,其實無需在意發令槍響起時,孩子是否能夠搶跑那麼1秒鐘。

控制呼吸,控制肌肉,控制自己衝刺的衝動。

我們都知道,長跑比賽中,上來就衝刺的人,註定會在後面越跑越慢,眼睜睜地看着別人超過自己。

只有能沉下心,一步一步,掌握自己節奏的人,才能穩穩跑到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