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欠債都跑路、破產,他卻硬着頭皮還清48億,如今又攢下80億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現實生活中,商人們面對鉅債壓頂時,選擇卻各不相同。

有人選擇跑路,不管欠多少,想讓我還錢先抓住我再説。

比如樂視賈躍亭,在債務危機爆發之前,就悄悄坐上飛往美國的飛機,至今未歸,他何時能還清欠的那些錢,是個未知數。

比如江西首富彭小峯,在第一個公司欠債後就悄悄把自己瞥了個乾淨,而第二個公司則因為沒法兑現投資人的收益成為老賴,如今彭小峯不知在海外哪個國家貓着呢。

也有人選擇破產,公司清算了,債權人至少還能拿回一些錢

比如浙江女首富周曉光,欠下數百億鉅債無法償還,只能申請公司破產重整。

比如香港富豪楊受成,39歲時欠下3.2億鉅債,被逼無奈只能申請公司破產。

當然,還有人既不跑路,也不申請破產,而是逼着自己還錢。

比如傳化化學徐冠巨,年輕時為了治病借了不少錢,最後醫生告訴他最多活10年,徐冠巨失望之餘惦記的是未還的債,於是轉而下海經商,本來只是為了還債,卻做成了一個行業巨頭,不僅多活了幾十年,如今還身家數百億。

比如史玉柱,當年欠債2.5億時,完全可以申請企業破產,自己也不用承擔那麼鉅額的債務,而史玉柱卻向外界承諾:3年肯定還清,果然3年之後腦白金一飛沖天,史玉柱不僅兑現了自己還債的諾言,人生也再次綻放。

別人欠債都跑路、破產,他卻硬着頭皮還清48億,如今又攢下80億

傳化化學徐冠巨

徐冠巨的故事告訴我們,誠信的人運氣不會差,而史玉柱的傳奇,則成了中國商界的一段佳話,不過,他們並不孤獨,同樣選擇欠債還錢的還有陝西前首富郭家學,某種程度上,可以把郭家學視為“翻版史玉柱”。

為了更快認識這個陌生的名字,或許可以這樣介紹郭家學。

你記得有一款感冒藥叫“白加黑”嗎,白天服白片不瞌睡,晚上服黑片睡得香,它的締造者就是郭家學。

你聽説過麗珠集團、蓋天力醫藥、青海製藥、潛江製藥、雲南白藥這些知名的醫藥企業嗎,它們都曾是郭家學的囊中之物。

你知道中國醫藥老字號山西廣譽遠嗎,郭家學直到現在也是它的第一大控股股東。

郭家學在醫藥行業曾被成為“資本狂人”,他曾經在4年的時間裏收購了30多家醫藥企業,在最鼎盛時期,他擁有的醫藥上市公司資產總值行業排名第二,僅次於中國醫藥集團。

但人如果步子誇得太大,就容易扯着那什麼,郭家學顯然也沒有逃出這個魔咒,由於擴張太猛,國家關於收縮信貸的調控一出台,就讓本來負債率高居不下的郭家學一夜崩盤,一度欠下48億的鉅債。

但他沒有跑路,也不願破產,而是下定決心要把債主們的錢還完,其實在最困難的時候,郭家學曾想過自殺,被公司同事救下來之後,他也曾痛哭:

“現在才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最後的結局是,郭家學卻絕處逢生,用6年時間不僅還清了48億的債務,而且東山再起,如今又攢下了80億小帝國,為他的人生留下了精彩的一筆。

別人欠債都跑路、破產,他卻硬着頭皮還清48億,如今又攢下80億

郭家學

1987年,21歲的郭家學辭職下海創業,據説他是山西省辭去公職下海第一人,不過他的創業起點比以往筆者見過的任何企業家都要低。

他先是回家養豬,經常自己1人揹着200斤的豬到集市上去賣,之後承包了一個種植場種植野生木耳,但這些都是小打小鬧,直到他90年代到了西安開始從事貿易以後,才算是找着了自己的方向。

彼時資源匱乏,只要有渠道,倒賣東西一轉手就能掙錢,郭家學藉着同學的熟人關係,靠賒銷做貿易,可以説是真正的白手起家,到1995年,郭家學的貿易業務已經擴展到中國十幾個省,也攢下了上千萬的家產。

1996年,郭家學遇到了一個絕好的機會,國有企業陝西衞東製藥因經營不善負債數百萬元,面臨倒閉,急於轉讓,從事貿易時就接觸了醫療器械的郭家學一直覺得醫藥行業的發展前景不可估量,於是以承接債務的形式,接管了這個小製藥廠。

不得不説郭家學是一個經商天才,在接手的當年,製藥廠的銷售額就從30萬飆升到3000萬,第二年更是超過了1個億。製藥廠起死回生,郭家學掙到的不僅是真金白銀,還有在行業的美譽。

藉着自己的名氣,1998年,郭家學又兼併了西安化工醫藥總公司,創立了東盛集團,彼時的郭家學很感慨,資本收購遠比他原來一步一個腳印來得快,於是他決定要找一個更大的融資平台來完成他的構想。

別人欠債都跑路、破產,他卻硬着頭皮還清48億,如今又攢下80億

1999年,機會來了,郭家學斥資近6000萬,收購了上市公司青海同仁鋁業,得以借殼上市成功,並把公司更名為“東盛科技”,郭家學任董事長,那一年他33歲,是中國上市公司董事長中最年輕的。

成功上市後,郭家學開啟了他的併購之路,在國家鼓勵民營資本進入醫藥行業的政策刺激下,從2000年到2004年間,郭家學先後併購了30多家醫藥公司,建起了一條涵蓋醫藥研發、生產、營銷、物流、保健品的完整產業鏈。

但遺憾的是,郭家學還沒來得及揮舞自己建好的這條產業鏈,資本市場上就傳來了壞消息,2004年4月,針對當年的經濟過熱,國家出台了相關的宏觀調控政策,其中就包括信貸收縮、貸款利率提高,而這些政策都戳中了郭家學的要害。

不僅是郭家學,整個醫藥行業也受到了重挫,利潤大幅下降,不少企業都出現虧損,只是郭家學率先受到了重創,到2006年,上市公司東盛科技總共負債48億,這時銀行已捂緊了錢袋子,甚至還抽貸,郭家學陷入了絕境。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裏,郭家學面對的都是各方的追債,甚至有高利貸公司強佔了東盛科技的辦公室,每天郭家學在辦公室裏聽到的新聞或者消息,都是東盛科技的壞消息,內憂外患下郭家學甚至想到了死,但他堅持下來了。

別人欠債都跑路、破產,他卻硬着頭皮還清48億,如今又攢下80億

彼時有人給郭家學建議,讓他申請企業破產,那樣需要還的錢就將大大減少,但郭家學拒絕了,他説:

“錢是還了,但我就成了行業的騙子了,以後還哪有出路”。

於是,郭家學開始了漫漫的還錢之旅,為了獲得可週轉資金,郭家學把之前收購的醫藥公司資產幾乎都賣了,“白加黑”以12.64億賣給了德國醫藥巨頭拜耳集團,麗珠集團股份賣了1.7億,雲南白藥賣了7.5億。

由於賣得匆忙,都沒賣出好價錢,但當時的郭家學已經別無選擇,甚至西安的東盛集團總部大樓都賣掉了,到2012年,郭家學已經默默還完了所有的債務,而他的人生追求也發生了180度的轉彎。

之前的很多年裏,郭家學的夢想是打造一家世界500強企業,而經歷了這一系列大起大落後,郭家學發現500強企業也不過是過眼雲煙,企業每年都像跑馬燈一樣在變,而若干年後,有誰還記得那些上過榜的企業。

於是,郭家學轉而聚焦於想要經營一家500年的企業,他希望個人的生命能夠通過企業的傳承得到延續,於是山西廣譽遠成了郭家學的操作目標。

別人欠債都跑路、破產,他卻硬着頭皮還清48億,如今又攢下80億

其實山西廣譽遠是郭家學早在2003年就收購了的一個衰敗小藥廠,一直年年虧損,在當年被收購的那些醫藥企業中根本不值一提,而當大部分醫藥資產都被賣掉以後,廣譽遠的光芒吸引了郭家學。

山西廣譽遠與廣東陳李濟、北京同仁堂、杭州胡慶餘堂並稱“清代四大藥店”,都是中國的老字號,即使你不熟悉廣譽遠的名字,你肯定也聽説過龜齡集、定坤丹、安宮牛黃丸,都是廣譽遠出品,甚至屬於國家保密級品種。

它的歷史比同仁堂還要早100多年,已有400多年的歷史,這正是郭家學需要的文化傳承載體,於是郭家學開始精心經營廣譽遠,甚至把上市公司的名字都改成了廣譽遠。

早在2008年的時候,廣譽遠年度虧損甚至達到3億,經過郭家學的經營調整,如今廣譽遠已經成了一家小而美的公司,2019上半年報數據顯示,廣譽遠營收5.4億,淨利潤1.2億,郭家學又攢下了一個市值80億的小帝國。

在郭家學看來,中藥好,但更需要中醫,而中醫的發展則需要好的中醫醫生,於是郭家學提出了在國內開1000家廣譽遠國藥堂和100家國醫館的計劃。

當然,這次郭家學汲取了之前在資本市場擴張的教訓,為了減少自己的資金投入,採取加盟的發展方式,如今已經在全國開了幾百家,甚至還開到了海外歐洲、澳洲、美洲。

如今的郭家學不再談資本、併購,他經常説的一句話是:

“未來幾十年,我只做這一件事,老老實實把廣譽遠這個400多年歷史的國藥做好”。

確實,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