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執筆/胡一刀&斬魄刀

遙控土製炸彈,裏面含有大量鐵釘。如果在人流較多的地方引爆,你能想象會帶來多麼巨大的殺傷力嗎?

一把軍用級別的手槍,還有100多發子彈,你能想象如果暴徒躲在暗地裏向人羣開槍,然後再嫁禍給警方,會形成多麼巨大的破壞性後果?甚至,已經有一支“屠龍小隊”專門計劃襲擊港警,企圖製造“血色聖誕”。

無怪乎香港前特首樑振英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紅色警報”,小心“獨狼”式的襲擊出現在香港!

1

繼上月底在一所中學內發現烈性炸藥TATP後,香港警方12月9日又在灣仔一所中學發現兩個遙控土製炸彈裝置。令人震驚的是,據警方透露,爆炸品重達10公斤,內含大量鐵釘,如果在人流較多的地方引爆,可致多人死傷。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看看香港警方公佈的照片,你就覺得這種土製炸彈很恐怖。刀哥覺得,這種土製炸彈已經趕上在阿富汗、伊拉克經常出現的那種簡易爆炸裝置了。

這些爆炸裝置被發現也屬於很偶然。9日下午約5時半,一名清潔工在灣仔華仁書院胡應湘堂地基附近,發現一袋可疑物品,因見到物體外連接有手提電話及電線等裝置,懷疑為爆炸品,於是報警。

警員隨後封鎖現場進行調查,經爆炸品處理課人員檢查,初步證實兩個可疑物為功能完整的遙控土製炸彈成品,有10包共重10公斤的一級及二級炸藥,包括“六亞甲基三過氧化二胺”(HMTD)及硝酸鋁(Aluminium Nitrate),並有大量增加殺傷力的鐵釘。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香港警方將兩個遙控土製炸彈安全拆除後,分批帶走作進一步處理。

對於這兩個土製炸彈,爆炸品處理課高級警司馬偉德表示,兩個炸彈威力非常強大,一旦引爆鐵釘隨爆炸威力飛出,殺傷力可達50米至100米,“這些裝置只有一個用途,殺人或傷人。”

現在,香港警方主要調查的就是兩個方向:第一,找出這些炸彈是誰放置?第二,為何要放在學校?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據香港警方透露,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是,這次發現的土製炸彈和今年10月在旺角發現的炸彈相似。

今年10月13日晚,警方在旺角彌敦道一帶清場期間,一輛警車駛過近快富街交界位置時,路中花槽突然發生爆炸,所幸未有造成傷亡。警員經調查,證實是一個採用RCIED遙控裝置以手機引爆的土製炸彈,炸彈含有“高性能炸藥”。

香港警方當時就曾強調,這種類型炸彈的戰術及裝置,與全球恐怖襲擊幾乎類似。

由於這次發現土製炸彈的地方平日人流較少,位置雖然屬於華仁書院的私人地方,但位處學校大門外,屬於公眾可接觸到的範圍,沒有證據顯示事件與學校的學生或教職員有關。香港警方初步相信,是有人想藏匿爆炸品,而非針對華仁書院發動攻擊。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同樣是在9日,香港警方在上水天平屯邨拘捕12名持有鐵棍、尖路障等攻擊性武器的可疑人士,其中包括1名老師、6名學生。警方對於有師生參與違法行為感到震驚及憂慮。

據警方透露,這些人持有一批已經裝上釘子的膠管、三罐白電油,自制尖鋭路障試圖刺穿車胎。這些材料完全可以用於製作汽油彈,而且這些自制的攻擊性武器完全可以對普通人甚至是警察造成致命傷害。

2

所以,雖然近期香港暴力活動有所下降,但是隱藏的危險卻是不能忽視的。

香港特區前特首樑振英對此發出了“紅色警報”。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他在臉書上撰文稱,雖然前天遊行之後,香港沒有出現大規模和“多點式”的暴力,這顯示“黑暴運動”的規模和程度都在“反覆向下”。但在這一過程中,大家尤其要“慎防孤狼”。

他所説的“孤狼”,指的正是因藏有炸彈、手槍、子彈和其他武器被捕的這類人。

在西方語境下,“孤狼”或者“獨狼”(lone wolf)是對發動“非組織”暴恐行為的個人的統稱。美國奧蘭多槍擊案、倫敦恐襲以及今年上半年發生的新西蘭恐襲事件都屬於“獨狼式襲擊”。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樑振英認為,香港警方上週四在城門水塘附近發現59支、合共約137公升的危險化學品,這實際敲響了警鐘,説明香港的“獨狼們”很可能會對水塘和城市供水系統下手。

隨着行動敗露、同夥被捕,這些人很可能 “更不服氣,手段會更極端”。

真是細思極恐。

樑振英誇大了這種危險嗎?顯然不是。

幾天前,香港警方收到消息稱,一批曾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士計劃8日使用武器襲擊警務人員,製造混亂。警方於8日凌晨採取行動,真的查獲了真槍和100多發子彈。共拘捕8男3女,罪名為“ 無牌藏有槍械”、“管有危險品”、“管有違禁武器”及 “非法集結”。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香港警方介紹,涉案人士為一個激進團伙,其中包括無業人士、學生、工人,曾在10月參與用汽油彈攻擊旺角警署行動,並計劃於8日的公眾活動期間製造混亂,射擊警員或嫁禍警員開槍。

而警方在行動中搜獲的,是一把疑似9mm口徑格洛克(Glock 17)半自動手槍及105發子彈,這是一種軍用級別的手槍,殺傷力驚人。

這幫意圖持槍製造“大混亂”的激進團伙,是如何被發現的呢?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據香港媒體透露,警方追蹤及監聽暴力團伙“屠龍小隊”成員,發現有人在對話中提及“手槍”。經情報分析後,警方鎖定了大致三個可能度非常高的目標地點。

8日清晨,香港警方派出75名探員突擊搜查全港3個地點,其中在“屠龍小隊”位於灣仔的一個集合點內檢獲兩件防彈衣。在天后炮台山道一個地方檢獲3把匕首、一把武士刀、一支9毫米半自動手槍、105發中空彈及5個彈匣,其中3個彈匣已裝滿子彈。探員在荃灣一個工廈搜獲9支伸縮棍、4支胡椒噴劑及大量煙花爆竹。

警方共拘捕11人,包括8男3女,其中8人為“屠龍小隊”成員,其餘為其家人。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9日稱,激進分子企圖襲擊或嫁禍警務人員,暴徒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非常卑鄙無恥,將釀成災難性後果。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從名字上看,這個所謂“屠龍小隊”是針對警方的“速龍小隊”而成立的。他們清一色為男子,第一次正式行動是在8月25日的荃葵青遊行,當有警員到場應付衝突場面時,一批全副武裝的青年極端分子用鐵枝、雪糕筒,打碎等候警車的玻璃,用鐵枝插傷警車車長背部,警員被迫向天發射實彈,是“修例風波”以來的第一次。

這些人經常縱火,曾多次以火偷襲警署,例如10月中旬向旺角警署連續投擲20多枚汽油彈,其後他們又在尖沙咀警署縱火。而且,“屠龍小隊”11月佔據理工大學聲援暴徒,後被警方包圍,其頭目帶人爬水渠逃離。

3

那麼,香港出現“獨狼”襲擊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呢?

一位香港朋友告訴刀妹,以前看到美國、歐洲發生“獨狼”式暴恐襲擊的新聞時,從沒想過有朝一日,香港也有可能發生類似的悲劇。因為多年以來,香港的犯罪率一直很低,社會和平又穩定。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但自打“修例風波”發生後,他已經不敢斬釘截鐵地説香港不會出現“獨狼”了。畢竟,暴力對於生活在那座城市的人來説,似乎逐漸成為了“家常便飯”。

在與這位朋友的交流中,刀妹也瞭解到香港潛在“獨狼”們的大體輪廓,即年齡在10幾歲到20幾歲之間,受教育程度較低,無業或從事低下層工作,不少人還沒有父母和家庭。

這些人往往被所謂“民主”“自由”洗腦洗得很徹底,極端地反政府,認為自己的暴力行動是在“殉道”,為的是“博取”香港的前途和未來。

真是像極了恐怖主義。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比如這次被抓獲的“屠龍小隊”,8月30日葵涌警署的休班警員在警署外遭遇刀手伏擊斬傷,事後“屠龍小隊”成員稱是他們組織策劃的。他們還揚言要成立恐怖組織,針對某些目標人物進行恐怖襲擊,並聲稱已經和“流亡”(潛逃)到台灣的暴徒取得聯絡,打算到台美等地進行武裝軍事訓練,未來會建立所需的資金鏈和訓練基地等。

甚至,就在12月初,他們揚言主要目標就是襲擊警察,要令香港聖誕節變成“血色聖誕”。

不少香港媒體還提到了所謂的“V小隊”,也是一個由激進分子組成的團伙。他們成立於2014年非法“佔中”期間,鼓吹發動“城市游擊戰”。據《星島日報》9日報道,“V小隊”頭目Victor透露,他們決定以殺死落單警員作為第一步,務求令警員厭戰,同時招募涉嫌暴動罪被捕獲得保釋人士,伺機搶奪警方武器,繼而建立“革命軍”以武力推翻政權。

《東方日報》稱,“V小隊”非常神祕,絕非一般“勇武分子”可以參與,必須有共同理念、溝通模式及暗號等,像這次他們從外國郵寄組裝槍械,可想而知是有周詳計劃,背後也有一定資金支持。

新的“紅色警報”!這種可怕襲擊可能出現在香港

香港《大公報》9日稱,這次亂港分子的武器庫曝光,槍械、各式刀具應有盡有,再加上早前警方在城門水塘檢獲大批危險化學品,顯示亂港分子正大搞城市恐怖主義,要使全港陷入恐慌。

這位香港朋友説,所幸的是,這次警方的行動和前段時間警方包圍香港理工大學,已經抓了不少這樣的潛在“獨狼”分子,並把他們的個人信息做了登記備案。這很可能會對這類人形成一定程度的威懾

之後,要繼續防範“獨狼”式攻擊出現,可以仿效西方對付恐怖主義分子的方法,對他們進行網絡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