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來源:央視新聞

外交部稱他為民族敗類,為一己私利甘願充當外國勢力反中亂港的政治工具。香港市民拉巨型橫幅,斥責他是“美國走狗”及“禍港亂港總策劃”。就連他的家族都將他剔除出族譜,斥為“逆子”,他就是黎智英。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國家怒其禍國,市民痛斥惡行,鄉親恥與之為伍。

他就是黎智英!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劣跡斑斑的禍港行徑

黎智英,壹傳媒創始人,“禍港四人幫”之一,也是這四人中最為活躍的分子。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佔中”的幕後黑金和黑手

2014年,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三人發起了香港“佔中”事件,這三人也被稱為“佔中三子”或“佔中三醜”。事後根據媒體的披露報道,黎智英實乃這三醜的大金主和幕後操手。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把黎智英從“佔中”的幕後扒出來,還要從一份實錘滿滿的爆料説起。2014年7月21日,一位署名為“壹傳媒股民”的神祕人士向香港媒體披露了800多份黎智英與得力助手、壹傳媒動畫商務總監Mark Simon的郵件記錄。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檔案披露了黎智英的一些捐款和收款單據,當中包括黎智英向朱耀明開出20萬元支票,支票抬頭是“香港公民教育基金會”,而朱耀明則回信給黎智英,感謝他的“慷慨捐助”,信函還附上基金會開出的收據。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8月份,這名神祕人再向媒體披露了100多份電子郵件。通過前後近千份的郵件,這名爆料人稱,近兩年來黎智英向反對派政黨、議員“豪捐”4000多萬港幣。消息一出,輿論一片譁然。

根據郵件記錄,黎智英過去三年(2012-2014)共向九個反對派政治組織及14名人士提供了4080萬元的政治黑金,其掌控的壹傳媒期刊還曾免費給“佔中”刊發廣告,甚至資助“佔中”行動在其他媒體刊登廣告。據鳳凰網報道,在一份由原“佔中十死士”之一的徐少驊發給“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的郵件裏,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表示願意幫“佔中”支付在其他報章刊登的廣告費。

2019年4月,在法院對“佔中三醜”(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做出判決的前一個星期,香港媒體再度挖出當年的黑幕,揭露出了“佔中”的三大財路:借用“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民網)的銀行户口收取捐款;戴耀廷以學術名義透過港大接受匿名捐款再分發;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透過助理Mark Simon的神祕賬户迂迴“佔中”。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據大公網報道,當年“佔中三醜”稱借用“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民網)的匯豐户口用於“佔中”,至2015年8月存款約1100萬元,但收支賬目從未公開。後來發現“佔中”户口有兩個賬號,其中一個已停止運作,但款項去向成謎;而另一賬號仍然在運作,户口持有人是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

除“佔中三醜”之外,被曝的黎智英資助對象還包含“禍港四人幫”中的另三人:陳日君、陳方安生及李柱銘等,2012-2014年間總計收款980萬元。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據台灣《中國時報》報道,“佔中三醜”之一的朱耀明,以及“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和工黨主席李卓人在發起“佔中”前一年(2013)的10月曾赴台灣,祕密會見民進黨前主席、“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為“佔中”取經。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 黎智英與施明德

為這一會面牽線搭橋的正是黎智英,而黎智英甚至願意為會面向施明德提供20萬元現金。不料開會內容被黎智英錄音,錄音內容又被香港媒體全部披露。

據這份密談錄音顯示,施明德與范可欽曾指導黎智英,叫他多找年輕人、尤其是學生、少女與手抱小孩的婦孺參與,以博取媒體、市民及國際社會的支持,又要在正式“佔中”後不斷舉辦新活動,以持續行動的曝光率和新鮮感等。

歷時79天的非法“佔中”,不僅造成上百億港元的經濟損失,更嚴重的是造成社會撕裂,並埋下“港獨”的種子。如今,越來越多證據顯示,非法“佔中”是亂港派與境外反華勢力以所謂“真普選”為由頭,精心策動的一場“顏色革命”。

香港騷亂再現身影

7月27日,在元朗非法集會遊行當天,據香港東網報道,黎智英與多名香港民主黨人士,在元朗劇院外下車。由於警方早前未批准27日舉行元朗遊行,黎智英對此聲稱並非前來遊行而是逛街,其先與同行人士到某餅店外合影,到又新街吃糖水。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8月3日,香港激進暴力分子發動所謂“旺角再遊行”示威。示威者晚間非法聚集在尖沙咀警署外鬧事,期間有人縱火。就在香港街頭發生激進暴力事件的同時,港媒發現,黎智英、李柱銘等反對派頭目當晚密會外籍男士。

港媒“點新聞”8月3日晚上通過官方賬號在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發佈帖文,提及黎智英等人疑似到飯店“包場”招待外國人的情況。帖文稱,3日傍晚,有市民發現,中環歷山大廈的一間高級西餐廳突然因為“客滿”而不招待任何人士。隨後發現黎智英、陳方安生、何俊仁、李柱銘、樑家傑以及兩名“西方人”先後進入該餐廳。期間有市民爆料,黎智英用英語對在場人士言説:“Welcome to HK and well done with the situation”(歡迎來到香港,這個情況做得很好)。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點新聞”評論稱:“市民均對此事感到愕然,黎智英等人在此期間接觸外國人及發表如此曖昧言論,絕對有出賣和搞亂香港之嫌。”

黎智英身上的美國奴影

舔美反中,猶如走狗

今年7月份,在香港爆發暴力示威遊行後,黎智英就在《紐約時報》上刊文,發佈反中言論,甚至還給美國人支招對付中國!黎智英對西方社會呼籲,不應把針對中國的目標放眼在貿易上,西方與中國真正的戰場是“價值觀”。

西方不要想着停止與中國的貿易,對於商品和服務提供商而言,中國的市場太大了。我們都需要與中國開展貿易,就像我們之間的貿易一樣。西方和中國有可能實現自由貿易,然而在價值觀系統方面,要保持競爭和對立。

So it is not trade with China that the West should aim to stop. China is also simply too big now as a market for and producer of goods and services. We all need to trade with China, just as we all need to trade among ourselves. It should be possible for the West and China to trade freely, while at the same time competing as opposing value systems.

價值觀之戰才是真正的戰爭。西方為了推廣自己的價值觀,就必須支持位於中國一隅、仍保有道德力量的香港。這些價值觀雖然源自西方,但是對於與其一起成長的港人來説,就如同中國傳統一樣自然。

The values war is the real war. For the West to prevail, it must support the tiny little corner of China where its virtues now operate: Hong Kong. These values may be a legacy of Western rule, but for Hong Kongers who have grown up with them, they feel as natural as any part of our Chinese heritage.

7月9日,黎智英在美國“保衞民主”基金會的一個會議上更是公然發表漢奸言論,宣稱香港是在為美國而戰。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他説,香港民眾正在同美國一道與中國進行一場價值觀的戰爭,是在為美國而戰,乞憐道“正在犧牲我們的自由、生命以及我們所擁有的一切,站在前線為你們而戰。難道你們不應當支持我們嗎?”

勾搭美國十多年,其心昭昭

從2003年開始,黎智英多次為美國政黨提供“捐款”,全由其助手Mark Simon代辦。光是2008年期間,黎智英就先後3次捐款給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顯而易見,美國政治勢力與黎智英有無法説清的關係,説黎智英是美英在港的“代理人”,一點也不為過。

2014年6月19日,據香港《東周刊》號外披露,黎智英當年5月底曾密會美國國防部前副部長保羅·沃夫維茲(Paul Wolfowitz),雙方在黎智英的遊艇上逗留五小時,二人前後腳離開。

報道還指出,身為美國老牌智庫組織“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學者之一的沃夫維茲之前似乎從來沒有公開過他與香港民主派人士接觸的活動。

2019年6月,香港發生反修例示威遊行後,僅僅過了一個月,黎智英就於7月初着急地跑到美國,並見了美國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以及多位共和黨參議員。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 黎智英和美國副總統彭斯(右)會面

給予一個香港商人如此高規格的會晤,彭博社都在驚歎,這在美國確實少見。

除了最頂級的貴賓,美國很少給予其他人如此熱情的招待,然而黎智英並沒有一官半職,卻能見到一系列這麼高級別官員,更是不尋常。

U.S. administrations rarely offer such a warm welcome to any but the most senior visiting dignitaries, and Lai’s meetings with an array of top officials was even more unusual given that he holds no government position.

美國國務院在其官網上發佈通告稱,蓬佩奧在華盛頓會見了黎智英,兩人討論香港《逃犯條例》的事態發展以及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的自治地位。

起底黎智英,從“佔中”到“騷亂”的黑手

身邊不離美國人

多次在黎智英的黑手操作中扮演重要角色的Mark Simon,也是一名美國人,而且是一名前美國情報人員。

香港《東周刊》披露稱,Mark Simon的父親在美國政府部門工作,他本人從“外交官搖籃”的喬治敦大學畢業,之後到美國海軍服役,專門負責搞情報。退役後,Mark輾轉來到香港從商,“自然而然地搭上黎智英”。

香港《文匯報》稱,Mark是美國共和黨黨員,更是共和黨香港支部主席,黎智英給各政黨的捐款完全由他代辦。以前香港反對派若要在《蘋果日報》刊登廣告,一律要經Mark核批,而從2003年開始,他不斷以壹傳媒及《蘋果日報》高層身份捐款給美國政界,8年捐款超過20次。

據《文匯報》2011年報道,根據維基解密,黎智英與當時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關係密切,配合後者旨意干預香港政治,控制泛民人事和行動。

根據“壹傳媒股民”披露的文件顯示,2013年6月13至17日,黎智英與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沃夫維茲,以及Mark Simon到訪緬甸。

此行,黎智英視察了仰光兩個房地產項目的地盤,兩地盤分別佔地2.5及4英畝,都是服務式住宅兼寫字樓綜合大型樓盤,樓高26層。

另外,文件還透露,黎智英有意入股緬甸人民銀行(Myanmar Citizen Bank),當中涉款8100萬美元(摺合6.2億港元),黎智英只是該筆大額投資的其中一個參與者。

有媒體分析,當時在香港和台灣經營的壹傳媒生意近年一直走下坡,令人質疑其到緬甸進行鉅額投資的目的和資金來源,不排除投資只是障眼法,目的是把中情局提供的資金“漂白”為生意資金,以在香港策劃更多的反華活動,甚至在其他亞洲地區製造反政策活動。

全家7本護照,早做好棄港準備

據《大公報》稱,黎智英一家8口,除了尚未成年的小兒子,其餘7人包括黎智英本人、前妻所生的兩子一女、現任妻子所生的兩子一女均持有英國護照,且皆在英美讀書或發展。很明顯,黎智英早已做好準備,一旦香港亂了,隨時有出走的後招。

從嚮往香港的偷渡客到禍港者

黎智英,1948年出生於廣東,小時候家境貧困,只能到車站幫人扛行李賺生活費。一天,一位港商給了他一塊巧克力。巧克力的甜蜜味道讓他覺得那是人間最美味的食物,而巧克力來自香港,香港也必是人間天堂。

於是,在12歲那年,黎智英隻身一人,攜帶1元港幣偷渡到了香港。

偷渡客的身份讓他從小受盡了白眼和歧視,只能靠做童工養活自己。

做童工時,黎智英認識了一位看倉庫的退休英文老師。在這位老師的幫助下,沒上過學的黎智英開始自學英語。沒過多久,其英文水平突飛猛進,甚至能假裝ABC了。

由此,黎智英過上了與以往不同的人生。很快,他找到了一份工作,並在後來成為一名經理。

1973年,香港股市遭受股災重創,黎智英在此時將省吃儉用攢下的7000元港幣投進股市,沒想到,一年之後就賺了25萬。這筆錢在日後成為他創業的“第一桶金”。

1981年,黎智英在香港創辦了“佐丹奴”服裝公司。

“佐丹奴”的成功,讓黎智英成為香港知名的服裝大王。不過,他的野心可不止於此。1990年,42歲的黎智英將營業額高達16億元的“佐丹奴”股份全部售出,創辦了《壹週刊》和壹傳媒集團,轉做“傳媒大亨”。

香港歌手譚詠麟曾發微博説:“自從此人(黎智英)的集團出現在香港後,我認識的香港已變得不是我們從前認識的(樣子)了!”譚詠麟所説的“集團”,正是黎智英創辦的壹傳媒集團。

在黎智英的眼中,“譁眾取寵”的重要性遠超過“實事求是”。

為了讓《壹週刊》在眾多港媒中佔有一席之地,黎智英採用了走偏門的方式:滿版盡是誇張的標題、聳動的圖片,以及不設下限的內容。如此一來,《壹週刊》迅速打開銷路,佔據了週刊市場的大部分江山。後來,黎智英更是將“只要是讀者要的,我們就給”“沒人性才能做傳媒”作為辦報的“名言”。

1995年,黎智英又推出《蘋果日報》。身為傳媒大亨的黎智英,沒有一點新聞人的職業操守,任憑《蘋果日報》和《壹週刊》搬弄是非。比如以偷拍名人私生活聞名的香港狗仔,就是黎智英一手培養起來的。

當初是一塊來自香港的巧克力,讓他覺得香港是天堂,並最終促使他偷渡來到香港。如今,黎智英數典忘祖、挾洋自重,走上了煽動青年、禍害香港的邪路。

古往今來,棄民族大義於不顧之徒從來就沒有好下場,遭人唾棄、眾叛親離。

“漢奸”汪精衞投敵賣國,他的哥哥汪兆鏞深以為恥,稱“他日不僅貽羞汪氏,且將為國家罪人”,乃告誡子孫勿賣國求榮。

歷史性的一幕再次出現。

近日,廣東順德黎智英老家的親戚恥與之為伍,憤而將其剔除出族譜。

香港《大公報》11日報道了一份黎智英被剔除出族譜的聲明:

黎智英,廣東順德人,“智”字輩,廣東順德黎氏始祖文卿公第28世裔孫。

“黎氏列祖列宗在上:今黎氏逆子智英,禍亂中國香港,黎氏蒙羞,故開祠堂,祭先人,剔除出族譜,之後智英此人一切行事與順德黎氏無關!”

挾洋自重,抱着西方的“大腿”,投下毒“蘋果”就能為所欲為?暑去涼來,秋後的“螞蚱”黎智英到底還能蹦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