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黃之鋒放棄“自決”

(觀察者網訊)“港獨”組織“香港眾志”近期突然修改章程,將組織宗旨由“推動香港民主自決”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並揚言繼續投身“抗爭運動”。

儘管“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否認變動與立法會選舉有關,但因其曾使用同樣招數參選,香港政界人士普遍認為此舉是為選舉鋪路。有政界人士指出,“香港眾志”明知“港獨”毫無前途,因此想通過修改章程染指各級議會選舉,但僅修改字眼,純屬自欺欺人。

呵呵,黃之鋒放棄“自決”

“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羅冠聰 圖源:星島日報

據香港《文匯報》1月13日報道,“香港眾志”11日在臉書發聲明稱,該組織在上週三的成員大會上通過決議更改組織章程,組織設立的宗旨將由“推動香港民主自決”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

聲明又稱,此次改動綱領是令其更能夠概括“香港眾志”的工作方針,“進一步鞏固香港民主運動的根基”。此外,“香港眾志”還聲稱將繼續投身於“抗爭運動”,致力推動國際關注香港議題,並時刻關注日後的“香港前途問題”。

《大公報》注意到,與2016年上半年冒出的一堆極端組織,諸如宣揚“港獨”暴力的“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香港民族黨”之流相比,由“學民思潮”等反國民教育及違法“佔中”頭目糾集而成的“香港眾志”一開始就顯得充滿算計。

儘管其打出的“自決”口號儼然違反《基本法》本質,又曾揚言“港獨”是“自決”的選項,但當時在極端團體掩護下,“香港眾志”猶如淹沒在煙霧中。

隨着“本民前”的樑天琦、“民族黨”的陳浩天相繼被取消立法會選舉資格,時任“香港眾志”主席的羅冠聰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拿下一席,但因為在宣誓時辱國,他其後被取消議員資格。

2018年1月24日,意圖參與立法會補選、重奪羅冠聰議席的“香港眾志”成員周庭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儘管“香港眾志”曾在三天前匆忙刪除網頁上“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字眼,但仍被識破。

呵呵,黃之鋒放棄“自決”

周庭 圖源:東網

衝擊立法會失敗的“香港眾志”此後又把目光鎖定區議會。然而,2019年10月29日,“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試圖打着“與該組織無關”旗號參選也被取消資格。

海怡西選區選舉主任蔡亮解釋,“香港眾志”的立場是以“港獨”作為香港人“自決前途”的選項,雖然黃之鋒在提名表格中無指明他與“香港眾志”的政治聯繫,但黃之鋒擔任“香港眾志”要職,立場也應一樣。

機關算盡都沒再讓“香港眾志”成員獲得各級議會的席位,黃之鋒之流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儘管“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前日解釋,章程變動主要是希望更準確反映會員政治取向和組織工作範疇,與選舉無關,又表明“香港眾志”暫無計劃出選9月立法會選舉。不過,黃之鋒一向矢志參選,此次修改章程,香港政界普遍相信是為其參選立法會鋪路。

那麼,是否修改章程就能讓“香港眾志”成員參選立法會呢?

《星島日報》援引香港特區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的話説,黨綱有改變的確有助於參選“入閘”,但政黨或黨綱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個人行為或理念,是否能説服選舉主任自己是“真誠效忠特區及擁護《基本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新社聯理事長陳勇對《文匯報》表示,所謂“身體最誠實”,“眾志”今次高調修改組織章程,證明“港獨”無出路,也沒有好下場,為爭取更大政治空間,惟有修改章程。陳勇更指出,過去一段時間,“眾志”所作所為,大家有目共睹,非單純修改章程,便可以完全“洗底”,若其日後要參加任何級別選舉,執法及司法部門真的要查清楚其言行,不能偏信對方的聲稱。

全國政協委員、新社聯會長樑志祥則認為,“眾志”千方百計參加各級選舉,都是想入侵建制平台、資源等,以更順暢推動其“港獨”工作。至於是否符合參選資格,他相信選舉主任會作出正確決定,但審批時也應參考其言行,有否作出賣港行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及效忠中國香港特區。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