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禍港頭目羅冠聰:家境普通,成績糟糕,靠搞亂香港讀耶魯

來源:環球人物

“傻仔去罷課,我先去上課。”

腳底一抹油,煽動香港學生罷課示威的“港獨”份子羅冠聰,一扭頭飛到美國,快快樂樂地開啟了他的耶魯學習生活。

作為全香港搞暴力傳銷的塔尖人物,“90後”的羅冠聰早已劣跡斑斑:

2014年“非法佔中”時,他焚燒國務院文件表現猖獗;2016年當選最年輕立法會議員,卻在就職時私自篡改宣誓詞,接着又因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被抓;在這次大規模亂港行動中,他更被曝與美國駐港澳領館密謀,策劃發動“九月罷課”……

一系列興風作浪的醜陋表演之後,他成功煽動了一羣無知“廢青”們,將其視為夠勇、夠猛、夠大膽且真正為“香港民主”打拼的“鬥士”。

而如今“鬥士”提前跑路,去自保?去邀功?還是到了坐收漁人利的時候?他的出走,也讓很多盲目追隨他的“信徒”傻了眼——難道小弟們用身陷囹圄換來的,只不過是人家一個出國留學讀名校的籌碼?

“港獨”頭目羅冠聰跑了

羅冠聰的這一手操作實在太“騷”了——煽動香港學生搞“九月罷課”,自己卻悄咪咪飛到美國讀書去了。

美國時間8月14日晚,他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自己已經到了紐約,準備前往耶魯大學進修。

大家怎麼也想不通,從香港飛美國大概需要15個小時,而最近香港機場都被暴徒搞癱瘓了,那羅冠聰究竟用什麼方法可以“突圍”上飛機呢?抑或他早在示威者癱瘓機場之前已經飛走了?

這事越琢磨越覺得諷刺。

香港網友紛紛開啟吐槽模式:

“他就是利用你們(示威者)的血和汗做踏板出國快活進修!”

“禍亂完香港去美國主子那裏邀功封賞了。”

“他要去耶魯,你要進大牢,你在為他的學位而戰。”

還有網友跑到其社交媒體下留言:“你所在的團體不是號召罷課嗎?怎麼快開學了直接跑去耶魯?怎麼不在耶魯罷課?跟着你的‘兄弟’怎麼算?”

儘管“跑路”遭到網友羣嘲,但不得不承認,此前,羅冠聰為了去美國讀書搞亂香港,那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今年5月,他和李柱銘(“禍港四人幫”之一)等人帶隊去美國,請求美國干預香港修例,並於5月14日在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發表了煽動性極強的演講。

2019年5月14日,李柱銘(左二)、羅冠聰(右一)在NED作專題演講。

NED是幹嘛的?那可是專門給各國“搞事組織”提供“幫助”的!

近年來,在香港爆發的大規模示威中,NED都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該基金會曾信誓旦旦地否認自己插手香港事務,但隨即就被“維基解密”打臉。

維基解密:美國國務院、NED資助了香港“佔中”遊行。

果不其然,在羅冠聰等人向美國“訴苦”後,回到香港不到一個月,就爆發了以反修例為名、實則搞亂香港、牽制中國的暴力活動。

8月6日,有市民拍到“香港眾志”頭目黃之鋒、羅冠聰等人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組主管朱莉·埃德會面。第二天,黃之鋒在被追問下承認,曾與美國駐港領事交流,內容包括企圖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還有要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裝備等。

黃之鋒(左二)、羅冠聰(左三)等人正與朱莉·埃德(右二)密會。

而現在,雖然人已經到了美國,但羅冠聰想在香港繼續“搞事”的心可沒死。

他在前兩天發的帖文中表示,自己將繼續“展開很多工作”,最後還不忘鼓動大家繼續遊行,“8月18號‘民陣遊行’,記得要參加”,甚至大言不慚煽動香港人“抗爭到底”……

作為“港獨”組織“香港眾志”的頭目,羅冠聰顯然已經嚐到了“甜頭”,因此,他絕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港獨”人設。

成績不如意,不如來“搞事”

在樹起“港獨”人設之前,羅冠聰其實也只是個普通青年。

1993年,他出生在深圳的一個普通家庭,祖籍在廣東省汕尾,6歲時才和家人離開內地到香港生活。

中學時期,羅冠聰就讀於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黃楚標中學。跟所有的中學生沒什麼兩樣,他喜歡看書、看漫畫、打遊戲、踢足球,而且這些興趣都發展得不錯——

他是中學裏校足球隊的成員,曾經獲得離島區區制冠軍;也曾活躍於電競界,尤其喜歡玩英雄聯盟,綽號為“電競聰”的他從2012年起擔任電子競技評述員,還曾主持網上電競直播。

讀中學五年級的時候,羅冠聰加入了學校辯論隊,自此開始對時政產生興趣。

命運的轉折發生在參加完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之後。

羅冠聰的成績不如意,沒能進入心儀的大學。無奈之下,他選讀了嶺南大學小區學院副學士課程,努力了一年之後才又被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錄取。

也許從那個時候開始,羅冠聰的心態就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變化。之後,他加入學聯,將自己的精力逐漸投入到“搞事”中去。

2014年,他接連搞了幾件大事,讓他“一舉成名”——

當年6月11日,隨學聯前往香港中聯辦門前示威,焚燒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白皮書》;

7月1日,隨學聯在遮打花園進行“佔中預演”;

9月,到中大百萬大道及添馬公園主持學界大罷課……

這還沒完!

9月26日,羅冠聰和黃之鋒、周永康三人發起所謂“重奪”政府總部東翼前地廣場行動,帶領示威人士非法衝擊警察防線,攀越並摧毀廣場圍欄,引發多次肢體衝突,導致大規模騷亂事件。

2014年,百多名罷課學生衝進香港政府總部外廣場。

當天,羅、黃、週三人被捕。之後,法院裁定三人犯“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罪”和“參與非法集會罪”,並於2016年8月15日分別以120小時、80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監禁緩刑。

香港律政司認為這個刑罰過輕,因此提出刑期複核,改判黃之鋒入獄半年、羅冠聰入獄8個月、周永康入獄7個月。

但是最終,終審法院並沒有同意,還是維持了原判。羅冠聰三人聽到判決結果後,露出笑意。

可以説,羅冠聰那一次“搞事”是風險小、回報大,打響“名聲”之後,他就嚐到“甜頭”了——

2015年3月23日,他當選香港“學聯”祕書長;

2016年4月10日,他與黃之鋒、周庭等人創立“港獨”組織“香港眾志”;

同年,他在香港立法會選舉中當選,以23歲之齡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

如果這麼看,那幾年他可真是“春風得意”。

不過,有人無腦支持他“上位搞事”,也有人看穿了他背後的“小算盤”。除了創立“香港眾志”,他的其他兩次當選都鬧出了不小的風波。

不少人質疑他當選“學聯”祕書長,反對他的人甚至譏笑他為“羅三七”(因為他是獲得了37票當選的),其後,多所院校退出“學聯”,現如今,香港“學聯”名存實亡。

而在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後,羅冠聰又搞出宣誓鬧劇。在宣讀就職宣誓詞時,他趁機冒出支持香港‘獨立’的主張,隨後被取消議員資格。

不過説到底,羅冠聰並不在乎這些,他最終的目的其實是搞亂香港,以此向美國換取自己的利益。

“鬧而優則留學”,他遠不是第一人

無獨有偶,早在羅冠聰之前,折騰出一堆爛攤子後抽身留學,早已經成為眾多“港獨”分子提前給自己備下的退路。

香港“學聯”前祕書長、激進“港獨”分子周永康,經常穿着印有港英旗幟的T恤,以表示對港英時期的懷念。

2014年,周永康組織參與“非法佔中”,兩年後成功申請到倫敦政經學院社會學研究生的名額,之後又去了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就此一去不復返。

周永康(中)

出生於1991年的樑天琦,曾就讀於香港大學哲學系,是香港團體“本土民主前線”的發言人,主張推動香港獨立運動,並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2016年4月,樑天琦借赴印度參加“族羣青年領袖研習營”的機會,曾與“藏獨”分子達賴喇嘛會面兩個小時。

樑天琦

1993年出生的黃台仰更是流竄於各地大搞分裂的多面手。

2016年9月,黃台仰赴比利時參加“西藏人權會議”,隨後又在倫敦出席講座,宣揚“港獨”。1個月後,他又赴台灣出席論壇,與當地“台獨”分子勾結宣揚獨立。

黃台仰

2016年底,樑天崎、黃台仰接受NED資助,分別赴美國哈佛大學和英國牛津大學深造。

可以看出,“鬧而優則留學”已經是這些青年“港獨”們的慣用套路。他們個個都是搖尾乞憐的高手,一面煽動學生罷課罷市,一面以此為砝碼拿獎學金、讀名校,踩着無數受蠱惑學生的肩膀成為所謂的“人上人”。

再反觀那些正在參與罷課、罷市、遊行、暴動的學生們,流血、坐牢、前途盡毀的是你們,而出國讀書走上人生巔峯的是他們,被人賣了還幫着數錢,不覺得諷刺又悲哀嗎?

正如人民日報微博評論所説:年輕人,莫再受蠱惑!他遊學,你遊行;他抽身而退樂陶陶,你鬼迷心竅當炮灰。誰贏誰輸,一看便知。年輕人,該清醒了!亂港分子把你們當工具,請擦亮眼睛,認清面目,莫再隨之起舞,不再供其驅使。止暴制亂、守護香港,才是真正對自己負責。

希望亂港暴徒們早日認清現實,回頭是岸!

(作者:阿曄 咖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