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內汽油彈或超3900枚!”港警換了種打法後,暴徒排隊自首

甕中捉鼈,只等投降。這讓黑衣暴徒們急瘋了。

“香港理工內汽油彈或超3900枚!”港警換了種打法後,暴徒排隊自首

暴徒排隊“自首”(明報)

“相信香港理工內不止3900枚汽油彈”

暴徒佔據香港理工大學大約兩週,癱瘓香港交通。

廣州日報特派香港報道組看到,理工大學對出紅磡一帶,滿目瘡痍,隧道入口多個收費亭被焚燬,地面到處磚石和雜物,人行天橋更是遍佈被汽油彈燃燒過後燻黑的痕跡,一片狼藉,一片死寂,與昔日繁華有序的景象大相徑庭。

防暴警察在理工大學周邊500米外拉起警戒線,無關人等不得進入,大批傳媒記者也只能在外圍拍攝。

“香港理工內汽油彈或超3900枚!”港警換了種打法後,暴徒排隊自首

理工大學周邊的麼地道,人行道的地磚被暴徒全部撬出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在昨日(19日)香港警方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警方在香港中文大學搜獲超過3900枚汽油彈,是行動以來搜獲最多汽油彈的地點。警方相信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一定不止3900枚汽油彈。

“3900枚汽油彈是什麼概念?”郭嘉銓在記者會上表示,如果10秒擲一個,要11小時才能投擲完。

中大校方亦發現危險品倉被爆竊,經點算有近100公升的濃硫酸和濃硝酸失竊,具高度腐蝕性,亦有一些失竊的化學品可以用作製造汽油彈及其他非法用途,嚴重危害公眾安全。

“香港理工內汽油彈或超3900枚!”港警換了種打法後,暴徒排隊自首

警方一輛裝甲車遭到暴徒燃燒彈襲擊。

衝突演變拉鋸戰

在警告所有無關人員立即撤離學校之後,他們只圍不攻,出來一個抓一個,有正規記者證明的除外。

連日來,暴徒佔據香港理工大學,不斷向警方投擲汽油彈,射箭襲擊,警方則發射催淚彈及水炮還擊。暴徒甚至在校園正門及通往港鐵紅磡站的天橋處縱火意欲阻止警方前進。

香港警方17日發佈警告稱,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力行為已達暴亂程度,任何留守並協助暴徒的人都可能犯暴動罪。

到當天晚上8點多,警方完成部署,徹底控制了香港理工大學的所有出入口。所有人只能從警方指定的Y門出去——警車就在門口。

18日凌晨三點半,警方再發聲明要求所有人離開。

黑衣蒙面的暴徒、不聽警方勸阻的“熱心市民”,還有一些身份不明的“記者”被圍困在校內。

但不久後,理工大內的暴徒就開始哀嚎遍野。隨着衝突演變成拉鋸戰,理大校園內開始缺水缺糧、衞生情況惡化,有暴徒不甘被警方“圍城”,想逃。

天橋遊繩逃跑人士被抓獲

18日,有暴徒最少三度衝出校園,向周邊四散逃亡,被警方圍堵,多人逃跑不及,最終被警方制服。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説,有暴徒從理工大學外利用遊繩從天橋逃跑,有人駕駛電單車接應,警方已經即場設置多重路障,將逃跑人士抓獲,包括電單車駕駛者。

“香港理工內汽油彈或超3900枚!”港警換了種打法後,暴徒排隊自首

香港理工大學周邊道路,暴徒留下的遍地垃圾

江永祥説,昨日在油尖旺一帶,有很多所謂營救理大人士的人,他們講到自己”很偉大“,又以“接仔車”或“校巴”去形容,但江永祥説,這些都是協助罪犯,警方以和平處理只限於理大校園,不存在油尖旺一帶以和平處理,強調“邊個要用武力,警方亦必定用武力迴應”。

據環球時報,有數名暴徒為了逃離被校園,一度跳入下水道內,但由於下水道內“太臭”不得不放棄,部分人受輕傷被送往醫院救治。現場有消息稱,有暴徒疑似跳入下水道內後失蹤,消防處已經派蛙人參與搜索,暫時未有任何發現。

有曾進入下水道的暴徒稱,他們稍早時曾以兩人為一組,試圖通過下水道離開理工大學校園,但最終因為渠道“太臭”被迫放棄,並在校園內另一個下水道口爬出。

蒙面黑衣暴徒叫囂“要齊上齊落”

想離開的人被同夥威脅恐嚇

更令人擔憂和氣憤的是,有在理大里的暴徒,威嚇甚至暴力對待想自願離開的人。

警方在發佈會上播放在理大內拍攝的片段顯示,有留守在理大校園的人想放棄抵抗,離開走出校園,但被蒙面黑衣暴徒手持棒球棍當面指罵,蒙面黑衣暴徒一邊口中叫囂“要齊上齊落”、“共同進退”、“回來“,一邊動手拉扯推撞想離開的人,將想離開的人又拉回來,幸得旁邊的人及時制止分隔。

這時候想離開的人已經被嚇得無力反抗,一邊叫着“不要”哀求蒙面黑衣暴徒放過。

警方指,截至下午3時,共有約1100人在理工大學及附近地區被捕或被登記身份,被捕者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及縱火,大部份都不是理大學生,當中約600人是自願離開;在自願離開的人士中,約200人未成年。

警方表態:涉事成年人會即時拘捕

在19日的香港警方新聞發佈會上,香港警方再度表態,希望以和平方式解決理大事件,以靈活、彈性、人道的方式處理,重申對18歲以下未成年人士,在離開理工大學時,只會記錄個人資料和拍照,不會作出即時拘捕,但保留日後追究權利。對於成年人,會即時拘捕。

“香港理工內汽油彈或超3900枚!”港警換了種打法後,暴徒排隊自首

郭嘉銓説,警方勸喻仍在理大校園內的人士離開,會不斷評估理大情況,正草擬不同行動計劃。被問到警方會否設下死線,他説,死線不是由警方定而是由暴徒,如果他們肯走出來,事件就可以和平解決。

來源:綜合廣州日報特派香港報道組、環球時報、海外網

編輯:趙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