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證實黑衣暴徒襲擊幼兒園校車,香港父母:從未像現在這樣恐懼

11日,一張在互聯網上瘋傳的圖片震撼了整個香港:熊熊的火苗在一輛黃色的香港校車前燃燒。下午,警方在記者會上證實,有暴徒將汽油彈投擲在了一輛學校校車前,情況非常危險。

就在同一天,早晨在西灣河面對暴徒毆打和搶槍而連開三槍的警長還在上小學的女兒被暴徒在互聯網上“起底”,其姓名與學校一併曝光。有人在網上揚言“禍必及妻兒”,要把小女孩“從樓上扔下來”,也有暴徒聲稱要去打砸該小女孩所在的學校。

這兩件事把許多香港父母的不安與憤怒推向了高潮:我們的孩子,在香港還安全麼?

港警證實黑衣暴徒襲擊幼兒園校車,香港父母:從未像現在這樣恐懼

一輛校車受到汽油彈波及

開槍警長女兒所在學校外出現大量黑衣人

許多小朋友被嚇哭

孩子和該警長女兒就讀於同一所學校的鄭女士11日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當天開槍事件後不久,就有一名戴着口罩的黑衣人舉着牌子站在學校門口。包括學校老師和社工在內的多人試圖勸他離開,但黑衣人始終沒有走。

鄭女士稱,此後有警察來到學校護送上述警長女兒回家,學校也於當日10時45分安排放學。不過,由於學校所在地區已經出現堵路和暴力事件,很多學生在學校滯留超過2小時才能離開。有一輛校巴因為中途經過道路被堵塞的旺角,一直到下午4時左右還沒能把學生們全部送到家。目前,學校已宣佈12日至13日停課。“在這些動盪的日子裏,讓我們保護我們的孩子,並為他們提供精神上的支持。”校方向家長們發出的通知中寫道。

另外一名孩子也在該學校讀書的香港媽媽則告訴記者,這所學校裏平時幼兒園小學中學離校時間不盡相同,但11日受到威脅後,學校趕緊把所有學生都集中在一起“大撤離”,所以安排學生上車就花了不少時間。還有一些不坐校車的學生,學校也緊急逐一和家長確認接送安排。

“我的女兒還在上小學,但疏散的時候她已經知道原因了。由於當時有各種傳言,師生們都特別緊張。我女兒説,當時有老師緊張到哭出來,小朋友們更是有很多嚇哭的。”這位媽媽告訴記者,“校巴離開學校的時候,我女兒看到學校門口停有不少私家車,車裏坐着黑衣人。她還説,校巴上有別的小朋友看到車裏有黑衣人拿刀的。後來,校車上的阿姨馬上讓小朋友拉上窗簾,不要再向外張望。”

開槍警長女兒被起底和威脅的遭遇並非個例。“修例風波”五個月以來,不少警察的子女在校內遭到霸凌,在校外遇到安全威脅。香港青年協會近日進行的一份中學生心理健康調查發現,如今的社會環境對警察子女已經造成影響,有初中生與警察父親同住,因為同學都知道他父親的職業,因此一開學就感到同學的異樣目光,讓他不敢與朋友接觸,開學一個月已“不想上學”,曾“詐病”逃避壓力。

本月初,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向會員發出通知,協會與各級政府官員經過磋商後,可協助安排警員子女在明年到大灣區城市升學。通知稱,供選擇的學校地區包括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肇慶9個大灣區城市,就讀年級由幼兒園至中學。

一名叫Connie的香港警嫂告訴記者, 11月5日收到這一消息後,她所在的警嫂社交媒體羣中,“幾乎所有有適齡小孩的人都申請了,估計有500個家庭”。Connie説,之前幾次有關此事的諮詢會上,曾經對警察家庭做過問卷調查,有接近900份受訪問卷都表示想讓小孩離開香港,其中80%選擇送往內地。

巧合的是,11日中午12時剛好是報名的截止時間。“今天早上,家長羣裏本來還充滿了對送孩子上學遇到各種麻煩的抱怨,但那輛差點被汽油彈燒到的校車的照片被發出來後,所有人都不説話了”,Connie説,一些原本還有些猶豫的警嫂幾分鐘內就下定決心:要讓孩子遠離被黑色籠罩的香港。她自己原本計劃明年秋季再把孩子送回內地,以便減少影響孩子學業,並有充分時間在內地租房,但這件事情發生後,她迅速重新遞交了申請表,決定明年一開春就把孩子送回內地。

“我們已經不敢奢望,能讓孩子爸爸每週都能回家看到孩子了,我現在只求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成長”。Connie説。

黑衣暴徒打砸幼稚園校車

父母“從未像現在這樣恐懼”

不止是警察的子女,11日對於整個香港的孩子和家長來説都是“黑色的一天”。除了那輛差點被汽油彈點燃的校車,當天還有一輛幼稚園的校車遭遇了暴徒的攻擊。一家名為Highgate House School的香港幼兒園11日下午發佈聲明稱,該園一輛車牌號碼為“DS6258”的校車早晨在開往學校的路上,在薄扶林路上接近香港大學的區域遇到一個路障,當校車試圖繞路前行的時候,一羣暴徒湧來並打砸校車左側的車窗,車窗的玻璃被打破。讓人氣憤的是,據聲明稱,暴徒打砸校車時,車上還有一名小朋友,萬幸的是小朋友沒有受傷。

兩輛校車的遭遇在許多香港父母中引起了極大憂慮和憤慨。“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恐懼過”,11日,一名小學四年級學生的媽媽這樣告訴記者,“我家孩子一直坐校車上下學,以前總認為學校和校車還是安全的,但今天早上的事情徹底把我嚇到了,一整天都不安心。”

這名媽媽説,自己孩子的校車原定路線經過西灣河,不過早上因堵路而臨時改道,後來當她知道那裏竟發生了暴徒搶槍事件時,她簡直後怕極了。她還告訴記者,因安全原因,自己孩子的學校中午就緊急通知各位家長前去接孩子回家,由於早上的兩起校車事故,很多父母已不再放心校車的安全,親自趕到學校接孩子回家。

由於暴徒們11日這天使全港交通陷入“大癱瘓”,許多家長中午和下午根本到達不了學校接不到孩子,更是擔心到了極點。另一位香港媽媽11日告訴記者,因為地鐵已徹底被暴徒打爛,公交車也停止運營,她有兩名朋友都沒法去學校接被緊急疏散的孩子,焦急的她們只好請一位有車的朋友去接,一路上花了幾個小時才到達。而有在港島上學的孩子,由於隧道被堵死無法過海,只好和父母一起徒步翻山才回到家。

穆先生在香港一家國際學校作老師。他告訴記者,他所在的學校一整天都處在不安的氣氛中,不僅本地和內地的孩子與家長擔心,就連外國小朋友也一樣害怕。“我們班今天沒來和早退的學生超過四分之一,有學生八點才到學校,九點半家裏人就因為害怕把他接走了。很多學生告訴我,他們在來的路上看到路障和暴徒與警察的對峙。我也提醒他們,上校車前少喝水,因為不知道路上要走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穆先生對記者説,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外國學生正在離開香港,因為他們的家人認為這裏太不安全了。

“我已憤怒至極,暴徒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程度了!”鄭女士對記者表示,她與幾位家長已經決定要一起保護孩子們,哪怕需要組成“人牆”也義無反顧,決不能讓暴徒進入學校。“然而,我看到社交媒體的家長羣裏卻有一些人絲毫不把孩子的安全放在心上,反而去要求學校與警察‘割席’,真的讓我太寒心!”鄭女士氣憤地説。

港漂媽媽:

“我沒法向孩子解釋,為什麼他不能説普通話”

對於許多港漂父母和跨境學童家長來説,如何把孩子送回內地讀書,已經成為他們最近最急迫的想法。他們不只憂心孩子在街道上的安全,更憂心孩子在校園中可能遭受的欺凌、歧視,以及已暴露出嚴重問題的香港教育對孩子可能造成的影響。

“我沒有辦法向我的孩子解釋,為什麼出門在人多的地方,他不能説普通話”,一名在香港已經“漂”了五年的媽媽這樣對記者痛苦地説道,“當在街上看到一羣人圍着警察辱罵的時候,孩子問我,為什麼那些人要罵警察,他們不是保護我們的麼?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來香港,本來是為了孩子,想讓他在成長中能有更多機會,可以在這裏同時學到中西文化,將來有更多選擇。但我沒想到,現在不僅他的安全無法得到保障,還要擔心他的心理會潛移默化地被糟粕影響。”這名孩子還在上小學的“港漂”媽媽表示,“我對孩子的未來已看不到希望,我現在只想帶他回內地。我已讓朋友幫助諮詢聯繫內地的學校了。”

許多跨境學童的父母則面臨更痛苦的抉擇。由於跨境學童絕大部分都出生在香港,沒有內地身份也意味着他們無法正常入學普通的內地中小學,只能選擇費用高昂的國際學校。“國家能否考慮允許香港身份的孩子跟隨還是內地户口的父母回內地讀書?”“能否有一些支持港漂及其子女迴流的政策?”在記者的採訪中,有許多跨境學童家長和父母憂心忡忡地向記者詢問和懇求,“請在這個特殊時期,給我們和我們的孩子一些支持吧。”

“對於一些來自深圳的學生家長而言,香港教育的吸引力正在迅速消退。”香港《南華早報》10日這樣寫道。報道稱,一家獨立教育機構薈同學校今年早些時候在深圳開辦了分校,該校招生主管凱拉·高表示,近兩個月來,香港家長對該校的入學諮詢開始明顯增加。高表示,來該校諮詢的大部分父母態度都很堅定:他們都希望(與子女)返回深圳。有的從安全方面考慮,有的擔心孩子是否會受到平等對待,但基本都是“出於對孩子的保護和為家庭做長遠打算”。

延伸閲讀:

內地學生被打,音樂頒獎典禮取消!暴力無休正在透支香港未來!

港科大內地學生被“私刑”一事終於有了下文——沉默數天後,校方終於迴應,發出一份由校長、首席副校長等10人聯署的聲明。

究其核心意思,大概有以下三點:一,對蓄意襲擊和毆打學生事件表示強烈譴責。二,懲戒惡意滋事學生是接下來的任務之一。三,若查實施暴者及其同夥是本校學生,將按照校規追責和嚴重懲罰。

不過,對於這紙聲明,網友追問頗多。畢竟,除了“無法接受”“強烈譴責”等情緒表達,並不見校方反思自身責任。高等學府向來推崇自由,但這並非是無法無天、安保缺位的藉口。假如沒有實質性制度糾偏,不根除校園“港獨”滋生的土壤、不堵上安全風險的敞口,“對校園暴力零容忍”也只能是“聽上去很美”。

事實上,這並非“反修例”風波以來的首例校園惡性事件。此前,港中大校長邀請學生公開對話,期間不斷被惡言咒罵打斷,遭鐳射筆照射。會面結束後,這位校長又被包圍一個小時,最後被迫做出“譴責警方”的表態;香港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陳偉強也因接受媒體採訪時發表了應嚴懲暴徒的言論,在課堂內被學生非法禁錮5小時,甚至一度被人推倒在地。

黑色恐怖籠罩校園讓人心痛,這些暴徒的惡行為香港帶來了什麼?不妨看一組數據:據官方統計,香港第三季度GDP總值較上年同期下跌2.9%,為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最大跌幅。更嚴重的是,遍地開花的暴力事件正極大消耗着世人對香港未來發展的信心。大筆資金被曝“用腳投票”撤出港島,消費者信心指數跌至5年來谷底,營商信心跌至3年半以來最低……正如有留學生怒懟暴徒所質問的,“打砸燒能重建香港嗎?”“縱火襲警能換來未來嗎?”

從小漁村到大都市,香港之所以能成為享譽世界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依託於法治、穩定環境和高效公共服務。就目前看,香港街頭持續的暴力運動,已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更在透支與綁架香港的未來。所謂長治久安,社會長治才能久安;社會動亂,人心渙散,哪裏還談得上發展。就在本月初,出於安全考量,香港電台對外宣佈取消於年末舉行的“第42屆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及相關音樂會。這對於曾經“最愛勁歌金曲”、擁有光輝歲月的香港樂壇來説,無疑是一種遺憾,對整個香港而言更是一種提醒。

“蘇州過後無艇搭”,錯過一次發展機遇,就會錯過一個時代。迴歸祖國後的香港,經受住兩次金融危機的“洗禮”,GDP翻了一番還多。從經濟自由度和市場環境看,香港連續25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排行榜連續七年位居前十。可以説,依靠內地腹地,昔日的東方明珠煥發出更大風采。今天,中國經濟穩健向前,再一次為香港發展提供了機遇與空間。另一方面,當今世界產業、技術、產品的更新迭代越來越快,各個城市都在圍繞營商環境大做文章。是繼續在暴力、偏見中沉淪下去,還是正視國家發展大勢、扮演好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是一道關乎未來命運的選擇題。

止息暴力,東方明珠才能重光。對於特區政府而言,除了支持警方嚴格執法、適時調整產業政策,更需要多措並舉治理香港發展環境遭到的“顏色污染”,健全和強化國家安全機制。畢竟,只有社會土壤健康、社會風氣清正,跳樑小醜才不會在幕後黑手的攛掇下興風作浪。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喊話暴徒:你們不會得逞!

“你們的行為是不會得逞的!你們胡亂傷及無辜市民的惡行是一定不能爭取到所謂的政治訴求!”11日晚,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喊話暴徒,同時也表示暴力事件導致人心惶惶。她呼籲市民認清暴行的本質,共同止暴,讓社會恢復平靜。

11日雖是工作日,但有激進網民發起“三罷”行動,全港多地從清晨開始就發生暴力分子堵路、縱火、拋砸雜物和汽油彈等事件,嚴重影響了普通市民上班上學和日常生活。林鄭月娥直言,這些暴力衝擊令社會人心惶惶,“大家都很擔憂,還能在這個城市安全地生活下去嗎?”她呼籲,市民須認清事件本質是破壞性的,可能會讓香港踏上不歸路。

林鄭月娥強調,此等事件已不是暴徒一般性的破壞,而是引致多人受傷。據統計,當天有人受傷的事件超過60宗。其中兩宗情況嚴重,包括上午西灣河有黑衣青年中槍,以及中午一名中年男子在馬鞍山與其他在場人士爭執拉扯時,被後者淋潑易燃液體點火。

“暴徒的行為已遠超所謂的爭取訴求,而是與市民為敵,令人心虛怯。我也收到一些朋友發來的信息,他們問‘以後還能不能上街’‘可不可以用手機説正常的話’……除了上述兩宗事故,高空砸重物、扔汽油彈進鐵路車廂、癱瘓公共交通等也有可能產生人命傷亡。”林鄭月娥表示,伴隨着這些暴行,網上還傳出大量無中生有的謠言,企圖誤導公眾、製造社會恐慌。“市民們要冷靜下來,看清事件,留意政府澄清的公告。”

林鄭嚴正聲明:暴徒的行為是不會得逞的,胡亂傷及無辜市民的惡行是一定不能爭取到所謂的政治訴求。“暴力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只會衍生更多暴力,也會讓社會受到更大傷害並帶來悲劇,這些悲劇一宗都嫌多,相信香港社會也沒人願意看到。無論大家有何政見和看法,現在唯有壓止暴力、回覆安寧,才能重新出發。為了安全,希望大家保持剋制冷靜,遠離正在發生暴力事件的地方。”她特別提醒媒體記者,在衝突現場須按警方指示進行採訪,避免不必要的誤會或摩擦。

對於有人喊“解散警隊”等口號,林鄭月娥迴應稱,每名市民都想一想,抹黑警隊背後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沒有警隊,香港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城市?”她重申,任何訴求都不可通過暴力爭取,止暴制亂是當務之急。

來源:北晚新視覺綜合 北京日報客户端(轉載環球網)北京日報客户端特派香港報道組

流程編輯:TF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