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永遠都不要害怕慢,只要不後退,都能進步的。

“通盤無妙手”是一個下棋的術語,原話叫做“善弈者通盤無妙手”——也就是説很會下棋的人,往往一整盤棋你是看不到那種神奇的一招,或者力挽狂瀾的一手的。這有點違反我們的直覺,為什麼是這樣呢?

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某世界級圍棋選手16歲就奪得了世界冠軍,巔峯時期橫掃國際,號稱 “石佛”,是圍棋界一等一高手。

他下棋最大的特點,也是最讓對手頭疼的手法,就是從不追求“妙手”。

而是每手棋,只求51%的勝率,俗稱“半目勝”。

通常,一局棋下來,總共也就200-300手,即使每手棋只有一半多一點的勝率,最多隻要一百多手,就能穩操勝券。也就是説,只要每一步比對手好一點點,就足夠贏了。

他曾對記者説:“我從不追求妙手,也沒想過要一舉擊潰對手。”

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世界排名第一的棋手,居然只追求51%的勝率,讓很多記者和業內人士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恰恰是高手的戰略,所謂的“妙手”,雖然看起來很酷,贏的很漂亮,但存在一個問題——給對方致命一擊的同時,往往也會暴露自己的缺陷,正所謂“大勝之後,必有大敗;大明之後,必有大暗”。

而且,“妙手”存在不穩定和不可持續性,無法通過刻意練習來形成技能上的積累,一旦“靈感”枯竭,難免手足無措。正如守衞一座城池,只靠“奇兵”是不行的,終歸要有深溝、高壘的防護。

而與之相比,“通盤無妙手”看似平淡無奇,但是積勝勢於點滴、化危機於無形,最終取得勝利是穩穩當當的,體現的是不同於“妙手”的另一種智慧。

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真正的高手是不太會去做這些看起來風光無限的事情,因為他們懂得“善弈者通盤無妙手”。

那些看起來很風光的事情,其實風險很大,失誤率高,一次失誤後果就很嚴重。巴菲特的合作伙伴芒格説,如果我知道自己會死在哪兒,那我一輩子不去那裏就好了。

這類人他們站在全局的高度來看問題,提前防範危險,消除隱患,把威脅化解於無形。

如果你打過或看過斯諾克枱球比賽應該知道,它是這樣的一項運動:台子上有各種不同顏色的球,代表不同的分數,兩個人按照規則輪流擊球。

而且只要球進了,就可以一直打,直到自己打丟了一顆球,就換對方上場擊球。最後看誰得的分數多。

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所以,斯諾克枱球比賽非常重要的就是保持自己擊球的連續性。所以在打球的時候,球手一定要對整盤球的形勢有整體的分析和規劃,並且每一杆擊球都要為下一杆做好鋪墊,這樣才能打得比較順,否則就是自己給自己製造麻煩。

於是縱觀斯諾克的歷史,有兩類球手是非常頂尖,經常拿下大賽冠軍的:

第一類是球手天賦極佳,擊球特別準,即使對別人來説難度很高的球他也能打進。

雖然整體控制局勢的能力稍差,可能在局面上給自己“挖坑”,但由於自己總能超水平發揮,打得別人沒辦法,所以也能奪得冠軍。

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而另一類球手是,對局面的掌控非常完美,每一杆每一次計算都非常到位,給後面留了很多的餘地和鋪墊。

看這種人打球你會發現他很少有那種難度很大,非常精彩的擊球,但他經常不知不覺、波瀾不驚地就贏下了比賽。這樣的球手也能獲得大賽的冠軍。

不過,這兩類頂尖選手有一個最大的區別——後一類球手職業生涯的長度往往比前一類要長得多。

而前一種天賦型的選手,往往會在巔峯期的幾年裏非常耀眼,但下滑也會很快,過了一陣就會淡出公眾的視野了。

大家都知道,在足球場上,守門員是個非常重要的位置。

但外行看守門員的水平,往往會在意那些特別精彩的撲救,比如飛身一躍把一腳勢大力沉的射門撲出去,這確實非常精彩;但是懂業務的人評價一個守門員,其實是看他是否能把問題化於無形。

你72%的煩惱在於把 “撤回”變成了“刪除”

多數人對“戰爭”的理解是錯的,“戰爭”不是由拼搏和犧牲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組成的。

要想走出困境或者取得勝利,靠的都是耐心,而不是某個突發性地、奇蹟般地勝利。

很多時候,你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做好自己該做的事,等時機來臨時,一切都會有所改變,只是在那之前,你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

最後,我希望能和你一起,記住這些精彩的故事,無論外界環境優劣、不管運氣好壞,都不怨天尤人。

按照自己的計劃,穩紮穩打,步步為營,每天進步一點,到來年這個時候再回頭來看,你就會發現,你已經走出了很遠的距離。

我走得慢,但我絕不後退。

來 源|微信公眾號“奇點不奇”(ID:zenglin776)

圖片來源|千庫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