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擊·王義夫:96奧運賽場暈倒,去美國時飛機一度拒載

射擊·王義夫:96奧運賽場暈倒,去美國時飛機一度拒載

從奧運冠軍到功勛教練,王義夫寫下老槍傳奇。新京報記者 徐曉帆 攝

他6度征戰奧運會,是迄今中國體壇唯一的奧運“六朝元老”;

他44歲時稱霸雅典,是中國最年長的奧運金牌得主;

他手握5枚奧運獎牌,是中國射擊界獲得奧運獎牌最多的運動員;

他曾是中國射擊隊總教練,悉心培養出龐偉、杜麗、易思玲、朱啟南等多位奧運冠軍;

他就是王義夫,用執著和熱愛撰寫了一部“老槍”神話。“想取得超人的成績,必須付出超人的代價。”這是王義夫最想對時下年輕人説的話。

射擊·王義夫:96奧運賽場暈倒,去美國時飛機一度拒載

王義夫説,與射擊結緣有些偶然。

贏了武裝部長,走上射擊路

“我爸戰友劉叔叔説,咱倆用氣槍打靶,你要把我贏了,我就送你去射擊隊當運動員。”

王義夫口中的“劉叔叔”,是當時遼陽武裝部部長,主管當地射擊隊。當時的王義夫剛滿16歲,對射擊的認識還停留在“打麻雀,除四害”的懵懂階段。

意外的是,在這次和武裝部長的比試中,王義夫真的贏了。1977年1月,王義夫經推薦進入遼陽業餘體校,正式接受射擊訓練。“真的是很偶然的機會。”再次回想起結緣射擊的契機,王義夫感慨萬千。

在此之前,王義夫在射擊上展現出極強的天賦和熱情。一次與父親一起到劉叔叔處做客時,他就被武裝部牆上掛着的一排步槍吸引。強烈要求下,王義夫如願帶走了一枝氣槍,從此一有時間,他就拉着父親去村裏打麻雀,每晚抱着槍才能入睡。

王義夫回憶,還槍時心裏很是失落,“當時我想,要是自己有把槍該多好。”見兒子對槍割捨不下,父親決定在當地體育用品店買一把氣槍作為補償。王義夫回憶,那把槍花了27塊錢,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花銷。之後為了省錢,王義夫經常用鉛自制子彈。

還好這一切的付出沒有白費,王義夫在進入體校後不到半年就顯出實力。在一次選拔賽上,王義夫在3名手槍慢射選手中脱穎而出,獲得代表遼陽參加省級比賽的機會。那次比賽中,王義夫獲得第2名,僅次於一名省集訓隊隊員。不久之後,他又一次拿到第2名,王義夫引起了省隊領導的注意。

射擊·王義夫:96奧運賽場暈倒,去美國時飛機一度拒載

2004年雅典奧運會,王義夫再奪射擊金牌。圖/Osports

被省隊放棄,下決心破全國紀錄

“1979年全運會,我拿了兩塊金牌,破了當時567環的全國紀錄。”回想起40年前的輝煌,王義夫輕描淡寫。但他承認,打破全國紀錄是射擊生涯的第一個夢想,而第一次入選省隊的失敗經歷,加速了這一夢想的實現。

在省隊集訓的1個多月裏,王義夫表現不錯,即便與國家隊選手同場競技也不落下風,“當時我打出過529環,這個成績對業餘隊選手來説已經很好了。”但由於入選省隊的名額有限,王義夫不得不暫時打道回府。

“當時我一個人揹着很多行李,要走5公里才能從靶場走到遼寧大廈,之後坐長途車回遼陽。”在瀋陽的大街上,王義夫第一次體會到挫敗感,5公里的路對當時的17歲少年顯得無比漫長。

“全國紀錄是多少?”這是王義夫回到遼陽體校後問教練的第一句話。從此,“超越567環”幾個大字被王義夫寫在筆記本上。此時,距離他在第4屆全運會上打破全國紀錄還有兩年。在王義夫的記憶裏,這兩年可以用艱辛並充實來形容。為了能有更多時間磨鍊基本功,他主動向教練申請看槍庫,每晚練到10點多困得不行了再睡覺,轉天一早正常上課。

由於當時體校條件艱苦,子彈供應不足,王義夫能練的就是瞄準,每個月只能打出3到5發子彈。舉槍、瞄準、擊發,動作一遍遍重複,日子一天天過去,機會也悄然來臨。在1977年12月的一次省隊選拔中,王義夫一鳴驚人,以553環的成績徹底打動省隊領導。1978年1月15日,第2次進入省隊,王義夫對這個日子印象深刻。

射擊·王義夫:96奧運賽場暈倒,去美國時飛機一度拒載

1996年奧運會,王義夫暈倒在賽場。

堅持不下飛機,帶病獲奧運銀牌

回顧王義夫27年的射擊生涯,1996年是一個重要的節點。在此之前,王義夫拿遍奧運會、世界盃、全運會的冠軍,但傷病成了他此後8年射擊生涯最難纏的對手。

1996年7月20日,亞特蘭大狼溪射擊場內鴉雀無聲,全場觀眾都在等着王義夫的最後一槍。但就在擊發前,王義夫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憑藉着上萬次訓練換來的肌肉記憶才完成擊發。

“6.5環!”全場一片譁然。此前領先第2名3.8環的巨大優勢瞬間消失,王義夫最終以0.1環的微弱劣勢錯過蟬聯奧運金牌的機會。他暈倒在賽場,被診斷為頸椎基底狹窄導致頸動脈供血不足。

其實,王義夫出征亞特蘭大之前就已經發病。回憶起那段經歷,王義夫向新京報記者講述了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當時坐的是美聯航的飛機,美國機長一看我的情況,説你必須下飛機。後來我讓翻譯跟他講,我要去參加奧運會不能下去,責任我自己擔。”

在王義夫的堅持下,機長有所妥協,但他要求王義夫必須能當場站起來。聽罷,王義夫小聲告訴身邊的妻子:“一定要使勁從後面把我推起來。”就這樣,王義夫抓着前面的座椅靠背,藉着妻子的推力,在美國機長前足足站了十幾秒。

生於1960年代的王義夫,從小接受的就是英雄主義教育。在他看來,前方的亞特蘭大就是戰場,自己就是戰士,再大的病痛也沒法阻擋他前進。做教練時,他也是這樣要求隊員的,“我説你們要打出中國運動員的風範,最終目標是拿冠軍、升國旗、奏國歌,讓全世界的人都聽到我們的國歌。”

在王義夫掛帥的第一年,中國射擊隊在世界盃意大利站中拿到全部10塊金牌中的7塊,“最後連意大利的工作人員都會唱我們的國歌了。”説起這段經歷,王義夫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簡介·王義夫

生日:1960年12月4日

出生地:遼寧遼陽

生涯:

1978年初進入遼寧省射擊隊,1979年入選國家射擊隊;

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首次代表中國出戰奧運會,獲得自選手槍慢射銅牌;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稱霸10米氣手槍項目,奪得生涯第一枚奧運金牌;

2004年雅典奧運會,在44歲高齡再次獲得10米氣手槍冠軍;

2005年退役,出任國家射擊隊總教練兼手槍隊教練;

2007年當選國際射聯“終身射擊冠軍”,這是國際射擊界的最高榮譽。

2014年,當選國際射聯副主席,並於2018年連任;

2017年入選中國奧委會專家委員。

新京報記者 徐曉帆

編輯王春秋 校對 張彥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