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1月13日,羽毛球世錦賽冠軍桃田賢鬥在馬來西亞遭遇車禍事故,司機當場身亡,車上還有三名隊員全部因傷住院。儘管桃田賢鬥性命無憂,但檢查後確診為右眼眼窩底骨折,手術後要恢復3個月左右,預計今年5月份才能復出,這給他的東京奧運會之旅蒙上一層陰影。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近日有日本媒體披露,事發時桃田乘坐的並不是正宗的豐田HIACE商務車,而是中國生產的山寨版本,那事實到底是什麼樣的?

起底事故“山寨車”

對比事發車輛圖片不難看出,桃田乘坐的商務車確實並非正宗的豐田HIACE,而是中國九龍汽車生產的A6商務車,在馬來西亞貼牌成“PLACER X”進行銷售。這輛名為九龍A6的商務車其實早在2010年就在國內上市,根據排量和座位數,售價從15-25萬元區間不等,與國內售價高達42萬的豐田HIACE在價格上就相差懸殊。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儘管外觀仿製的十分相似,但這台貼牌的PLACER X在安全性方面卻不敢令人恭維。事後日本方面有關專家認為,這台車的安全帶設計存在嚴重缺陷,腰部和肩部約束能力十分有限,即使正確佩戴安全帶,在發生事故時也很難起到約束作用。

不僅是安全帶,PLACER X的座椅佈局也存在問題。桃田事發時乘坐的PLACER X是擁有6排佈局、18個座位的版本,而根據日本標準,為了確保車廂內相對安全的空間,嚴格規定了每排座椅間的距離,但在中國和馬來西亞卻並沒有這樣的明確要求。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發生事故的這台PLACER X長度接近6米,卻在車廂內放置了6排座椅,同時座位間的距離非常近,再加上安全帶的約束能力有限。當出現意外時,乘客的臉部和頭部很可能會撞到前排座位上。而中國目前在售的正規豐田海獅,車身長度僅為5.3米,車廂內佈局了4排座椅。

日本媒體和網友不僅指責這款貼牌山寨車本身的安全隱患,還認為賽事舉辦方應該提供安全有保障的正規車輛。同時日本羽毛球協會提議,今後出國征戰時運送選手使用大型客車,不再選擇麪包車。

其實,早期豐田曾對華晨公司以單一豐田HIACE 100車型進行技術轉讓,金盃海獅也是國內唯一採用豐田技術、模具和豐田管理方式生產的海獅系列產品。可當時年代已經比較久遠,相關專利授權等意識薄弱,再加上當時海獅這類輕型客車在國內十分受歡迎,導致了目前全國上下一片的模仿,出現了本次事故中的九龍,以及福田、金旅等“山寨海獅”。

九龍汽車公司究竟是幹啥的?

通過相關資料查詢到,江蘇九龍汽車製造有限公司年成立於江蘇省揚州市,是一家致力於生產輕客、MPV、客車的公司。作為一家在2007年剛剛註冊的新公司,憑藉其早年間推出的九龍A5、A6等這類高仿豐田HIACE的輕客車型,迅速打開了銷量,並且在商務、租賃和旅遊市場中有一定的市場佔有率。2010年,九龍汽車中標國家海關總署批量採購項目,成為國家海關公務用車14座級別的唯一首選客車。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而這家公司不光仿製了豐田HIACE這一台車,旗下名為“艾菲”的MPV也存在大量模仿豐田豪華商務車埃爾法的痕跡,該車是九龍汽車從2010年開始研發,歷經三年時間,2013年7月正式下線的。同時,該車還在2018年推出了純電動版本,工信部續航里程為180公里。

介於目前國內低端MPV市場可選擇的車型相對較少、現有車型推出時間都普遍較長、相關市場缺口較大等因素,九龍汽車這些仿製車型推出之後,只要定價相對合理,在國內的特定市場下前景還是比較樂觀的。同時該公司還進行了大量的汽車進出口貿易,已經在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南非、緬甸等多個國家相繼銷售。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繼續深挖可以發現,2010年九龍汽車與馬來西亞成功集團達成共識,簽署長期合作協議,並且建立了海外全散裝件組裝工廠,在馬來西亞批量生產。同時,九龍汽車還簽約了馬來西亞一家名為“Sendok Group”的經銷商公司,在當地對貼牌的“PLACER X”進行銷售。據悉,Sendok Group是馬來西亞當地最大的商務車生產和銷售企業,雄踞馬來西亞汽車市場前列,而這次出事故的PLACER X也是馬來西亞賣得最好的18人座商務車。

山寨已成中國汽車代名詞

這次事故的山寨車,日本媒體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中國,不得不説“山寨車”的概念從一定程度上來説已經成為中國汽車市場的代名詞。之所以某些中國車企能抄的這麼明目張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抄襲在中國並不是“重罪”。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早在2002年,本田就認為雙環股份公司生產的汽車在外觀上侵犯了當時CR-V的專利權,並向法院起訴,而2015年法院作出終審判決:涉案產品和外觀設計專利產品在整體觀察和細部比較上存在明顯差異,駁回了本田方面的訴訟請求。而由於存在不正當方式濫用侵權警告,損害競爭對手合法權益的,法院判決本田株式會社賠償1600萬人民幣。

無獨有偶,路虎曾在2016年正式向國家知識產權局請求取消陸風X7車型的外觀專利,與此同時,陸風也向知識產權局提出取消極光外觀專利,這就形成了兩方互相請求取消對方外觀專利的局面。路虎攬勝極光是在2012年獲外觀專利權,而江鈴陸風X7則是在2014年才申請到的外觀專利,而且陸風汽車的模仿痕跡盡人皆知,但最終國家知識產權局給出了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裁定:攬勝極光、陸風X7專利均無效。

2020年1月,最高法以江鈴控股依據不足、系認定事實錯誤等原因,駁回江鈴控股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裁定陸風X7抄襲路虎攬勝極光設計。這是一項里程碑式的法院判決,是我國汽車設計侵權訴訟中,海外車企首次獲勝。此次裁定或將逼迫眾泰等國內山寨車企放棄抄襲,引導國內車企走向獨立設計,自主創新的發展之路。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説到山寨,不得不提到眾泰。“模仿”一直是大家對眾泰汽車貼的標籤之一,通過這個辦法眾泰汽車快速在市場上推出了包括T600、SR9等多款爆款車型,很快迎來銷量的暴漲。最經典的一幕當屬在2017年上海車展上發生的一幕:保時捷全球執行董事會主席Oliver Blume在參觀眾泰展台時,發現了模仿保時捷macan的眾泰SR9,並駐足了很長時間,露出了一個讓人難以捉摸的表情。

日本世界冠軍遇嚴重車禍,日媒:車禍是因為乘坐中國山寨車,安全性能極差

當然,相比眾泰、陸風模仿別人的做法,有些廠商的行為更讓人不齒。2011年成都車展上,川汽野馬把當時的奧迪A4旅行版、英菲尼迪EX、和大眾途觀車型直接放上自己的展台,把車標改為川汽野馬的車標進行展示,人家起碼還做個樣子抄一抄,川汽野馬是直接Ctrl C+Ctrl V。

抵制山寨還需多方努力

那為什麼外行人都能看出的山寨車,而原創產品卻得不到合法專利的保護呢?

有專業人士表示,目前國內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還不到位,問題的根源在於我國的專利審批與監管。由於我國專利審查制度規定不對外觀設計專利做實質性審查,所以外觀設計專利很容易獲得授權,而且有一定的技巧可以順利通過。終究到底,這是遊戲規則出了問題,這樣的專利審查制度,對於原創設計缺乏足夠的保護。

這就需要消費者在一定程度上瞭解抄襲對原創產品的巨大危害性,畢竟消費者是抄襲產品是最終的市場流向,如今消費者的消費意識可能還未提升到某種高度,所以抄襲產品的還將有較為可觀的市場。但隨着更多人對原創意識、抄襲本質的深入理解,會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對非法抄襲這種做法嗤之以鼻,當全民皆知抄襲之害,抄襲現象定會不攻自破。

同時對於車企來講,長期的非法抄襲,對自身的可持續發展能力來講也是一種損害,抄襲產品大多品質較差、山寨痕跡較重,產品和品牌口碑較差,集中於低端產品難以向上突破。始終靠“山寨”或“模仿”其它品牌成熟產品終究不是正道,何時能走出一條真正屬於自己,屬於中國汽車工業的道路,這才是我們最想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