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近日,ARM聯合創始人之一Hauser博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到,如果對華為的禁令繼續實施,Arm以及美國公司(ARM)將遭受長期損失,他表示,這一禁令,從短期來看,對華為的“破壞性”很大,但從長期看,對ARM、谷歌等公司更具破壞性。報道稱,為表示對ARM公司被迫結束與華為關係的憤怒,Hauser博士鼓勵公司站起來反對特朗普的做法,他認為這麼做,對美國以外的科技公司未來的成功出口至關重要。

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在禁令之下,華為相關的供應商們都在精確計算產品是否符合政策要求,想方設法來規避風險。此前,ARM中國方面表示:“ARM十分重視我們的長期合作伙伴海思,我們正在積極溝通,尋求符合目前法律與規範的妥善解決方案。”

ARM是國際知名的芯片架構授權公司,重要的是,其商業模式主要涉及IP的設計和許可,而非生產和銷售實際的半導體芯片,華為、蘋果、高通等公司都是在獲得ARM架構授權後,進行手機芯片的設計開發。

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據悉,全世界超過95%的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中的處理器芯片都在採用ARM架構,因為ARM使用的是精簡指令集,具有性能高、成本低以及能耗省的特點,所以它的架構非常適合小尺寸低功耗領域產品,在移動端,ARM自然佔據絕對優勢,而老對手因特爾X86堅持複雜指令集的路線,高性能、高功耗、執行高密度運算時具備優勢,因此在PC和服務器市場,因特爾一家獨大。

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在2016年,日本軟銀正式宣佈以31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ARM,2018年,ARM中國合資公司正式運營,中方投資者佔股51%、ARM佔股49%,這家合資公司將接管在國內的所有業務,但是關鍵的專利還是掌握在ARM母公司手中,ARM中國無法進行相關授權。

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ARM和因特爾各具特色,但是對於智能手機來説,ARM架構是芯片的關鍵,海思在2013年就取得了ARM架構授權,即可以對ARM原有架構進行改造和指令集進行擴展或縮減,目前,華為擁有Arm架構的永久性授權。

半導體產業鏈資深人士表示,在v8的範圍內,只要又有更新,華為都可以使用,目前就是到v8.2,短期內影響不大,保守估計一年內應該有影響,新品開發暫不受影響。只要海思實力足夠,海思也可以選擇自己拓展定義指令,但是ARM每演進一代全新的指令集,基本上台積電都會投入驗證,EDA公司也會投入相關的開發套件給與協助。如果華為要自己弄一套,就必須要考量到EDA工具跟台積電的製程能不能配合。此外,業內人士表示更需關注的是,ARM v9的進展,由於華為此前簽約並沒有涉及未來產品,所以如果v9推出之前禁令無法得到解決的話,或將降低海思的競爭力,v9推出的時間並不確定,也有可能在推出之前禁令解除,整體來説,對華為短期內影響有限,不影響新品開發。

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此前,ARM計劃在中國舉行的一場發佈會臨時取消了,可能是受禁令的影響,半導體、ICT行業的生態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呼吸共命運的產業鏈,雙方停止合作,ARM同樣也受傷。ARM最大的受傷應該是在服務器領域,ARM在服務器市場佔比不大(因特爾是霸主),但華為是投入ARM服務器最用力的公司,如果華為沒戲,那ARM也就掰了。

ARM創始人:重啟與華為合作刻不容緩

到最後才發現,最難的不是芯片,而是生態建設。對於ARM生態,華為董事總裁徐文偉對媒體表示,“從2018年到2025年數據量的增長會達到18倍,ARM產業將迎來新的發展機會”。ARM自然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廠商用它的產品,華為又是生態中的大玩家,對於ARM來説,希望多一個盟友,而非一個新的競爭者。

不論是ARM對於華為,還是華為對於ARM,對相互的業務生態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舉報/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