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説:婚後三天,被丈夫背叛,提出離婚,丈夫卻説:“度蜜月嗎”

祁馨指尖顫抖的刷着微-博,心臟似被一記悶錘狠狠擊中!

徐遠峯出軌了!

到處都在傳他出軌的消息。

友人發消息給她,她起初不信,打開微-博頭條和各大熱搜一看,每一條都是他跟當紅小花旦林清音在四季酒店共度一夜的消息。

有圖有真相,兩人相攜走進電梯的身影被拍的清清楚楚,在酒店窗口熱吻的照片也非常清晰,從晚上八點直至第二天九點才手挽着手出來。

隨意瀏覽一下評論區,滿滿的惡毒語言:

“還説峯男神是真愛那個什麼狗屎馨,這下啪啪打臉了吧。”

“對,好像叫祁馨,據説她媽媽是小三專業户,她這是有樣學樣,絕壁該滾粗……”

“峯男神這臉打的,不滾就太下賤噁心了……”

每一句,都彷彿最尖鋭的刺刀戳進祁馨心口,猝不及防,疼痛揪心。

她不信,點開圖片睜大眼拼命的尋找漏洞,心想一定是別有所圖的林清音利用她老公炒作。

可是,照片上的男人身着出門時她親手為他穿上的西裝,牽着林清音的修長手指上戴着他們的新婚戒指,兩人擁吻,兩人滾到了大牀上,他的一舉一動,哪怕一個微小的表情變化,她都無比熟悉。

千真萬確,這個男人是她新婚老公徐遠峯。

徐遠峯是遠航集團的唯一繼承人,富得流油,一直就有很多女人盯着他,可他以前一直低調,也從不跟其他什麼女人牽扯不清。

沒法相信,也想不明白,他們才剛結婚三天,他就出軌?

腦袋,混亂起來。

“行李收拾好了麼?”

低沉磁性的聲音,冷不丁的在她身後響起。

祁馨轉身,徐遠峯不知何時回來了,一臉泰然自若地站在牀尾,身上的西裝沒換,已經皺了。

“你昨晚為什麼沒回家?”

顫抖的音調,泄露了她的害怕,握着手機的指關節,透着蒼白。

徐遠峯聳肩,“在公司加班啊。”

對,昨天早上出門時,他説要去公司提前安排好工作,好騰出時間跟她去度蜜月,她剛剛就在收拾兩人的行李。

緊繃的神經,鬆了鬆,“那這些新聞……是假的,對不對?”

祁馨把手機遞到徐遠峯面前,愛笑的眼睛彎成月牙狀,滿懷期待地注視着他。

徐遠峯不帶情緒地瞥了眼,坦坦蕩蕩地點頭,“報道的沒錯,是真的。”

祁馨猛然倒退,後腰撞到梳粧枱上,疼得她秀眉緊緊蹙成一團,她不敢相信徐遠峯居然真的出軌了,而且還當着她的面,大大方方地承認了!

“你開玩笑。”半晌,她臉色難看地扯了扯嘴角,語氣,似是一個垂死掙扎的病人。

徐遠峯目光深奧,沒什麼情緒地看着祁馨,“我確實跟林清音睡了,把一線女明星吃到嘴,感覺挺不賴的。”頓了一下,他不耐煩的又問:“行李收拾好了嗎?收拾好了我們出發去度蜜月。”

他説的是什麼話?

為什麼別人出軌都躲躲藏藏的見不得人,而他卻如此高調張揚?

甚至是囂張!

心口,撕痛起來。

祁馨貝齒緊咬,臉色慘白如紙,“我一定是在做夢,夢醒了什麼都會恢復原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