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召見德國大使抗議外長見黃之鋒?駐德大使迴應

據中國駐德國大使館消息,9月11日,駐德國大使吳懇就香港特別行政區當前局勢舉行中外記者會。德國電視一台、電視二台、德意志廣播電台、德國電視新聞台ntv、德《法彙報》、《世界報》、《商報》、《每日鏡報》、德新社、路透社、美聯社、法新社等外媒以及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中國新聞社、《經濟日報》、《文匯報》、《歐洲時報》等20多家中外媒體約50名記者出席。記者會上還播放了揭露香港一小撮暴力激進分子違法犯罪醜惡行徑的短片。記者會實錄如下:

中方召見德國大使抗議外長見黃之鋒?駐德大使迴應

圖丨駐德大使館

吳大使:香港由“反修例”引起的示威和衝突已持續了三個月。數次暴力事件使很多市民、警察和記者受傷;非法集結多次導致香港機場癱瘓;打砸立法會、衝擊中聯辦、攻擊持不同意見者、極力煽動仇警情緒。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一些極端激進分子打着所謂民主幌子,掩蓋其反法治、反社會、反“一國兩制”的真實面目和險惡用心,他們的目的、他們的矛頭所向,與修例無關,早已超出正常遊行集會的範疇,構成嚴重暴力犯罪行為,甚至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在任何國家、任何法律制度下,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暴徒。

我們也注意到,德國一些政客以及議員就涉港問題發聲,要求保障言論自由,批評香港警方過度使用暴力。德國媒體也對示威遊行進行大肆炒作,對暴力破壞行徑緘口不言,將警方執法污衊為“鎮壓”,將少數極端分子奉為“人權衞士”甚至“英雄”。事實上,不論是在香港還是在漢堡、巴黎,或是世界上任何地方,打擊犯罪、維護法律的尊嚴和社會秩序都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和警隊應盡的義務。我們也真誠希望德國各界友人公正地看待香港局勢,不搞雙重標準,真正支持香港保持穩定繁榮。

黃之鋒曾因參與非法集會被判入獄,不久前他再次因涉嫌煽惑非法集結和參與非法集結等罪被警方逮捕,之後獲准保釋。他和他的支持者們竭力製造社會對立,宣揚仇視和暴力,大肆抹黑“一國兩制”,污衊特區政府和警方,口口聲聲為香港謀民主自由,卻絕口不提參與暴力犯罪的事實,讓人不得不懷疑其背後的政治目的。德國的一些政治勢力和政客將如此一名違法暴力的煽動者奉為座上賓,如果不是對香港的真實情況缺乏最基本的瞭解,那就是為了撈取政治資本。我想重申,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在此奉勸部分政客尊重中國主權和安全,立即停止縱容暴力犯罪,停止以任何方式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我們相信,謊言終將被識破,暴力犯罪分子終將得到應有的懲治。香港保持繁榮穩定是中央和特區政府最希望實現的,也符合包括德國在內的各方利益。我們支持特區政府繼續通過對話平台與社會各界人士和青年進行對話交流,聚焦香港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的根本問題,共同探討解決方案。香港社會非常需要這種建設性的對話,只有理性的對話才能解決問題。當然,對話的前提是停止暴力。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不移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支持香港發展經濟,促進發展成果更多惠及全體民眾。

(播放視頻)

現在,我願意回答大家的問題。

德意志廣播電台記者:您認為對於黃之鋒訪問德國,德國政府應該怎麼做?此前有媒體以吹風會場地有限為由被拒絕參加本次吹風會,請您介紹相關情況。

吳大使:謝謝你的提問。對於德國政府如何對待香港問題,我和我的德國同事在柏林和北京都進行了多次的交談,我全面地向他們介紹了香港的情況,包括暴亂分子、港獨分子的真實目標是什麼。我也多次要求德國政府客觀、公正地看待香港當前局勢的發展,作出公正的評價,發出公正的聲音,能夠明辨是非,到底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黃之鋒前天晚上來到德國,此前我們已經多次呼籲聯邦政府勿讓其入境,因為黃作為亂港頭目,是大家剛剛觀看的視頻片段裏所有暴力行為背後的組織者、操縱者之一。非常遺憾的是,德國政府有些人——具體地説也就是德國外長——與之會見,個別德國議員也會見了黃。我不知道這部分政客是真的關心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還是在煽風點火並撈取政治資本。如果他們真心尊重自由,為何他們對暴力分子侵犯他人自由視而不見?如果他們真心尊重民主,為何他們對香港社會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主流民意避而不談?如果他們真心尊重法治,為何他們只同反對派和暴力分子進行接觸,而片面批評香港政府和警方維護法治的行為?

對於你的第二個問題,今天我們邀請了中德兩國媒體一起出席媒體吹風會,並且事先制定了名單,這是根據有關慣例作出的安排。由於德國媒體眾多,使館場地有限,我們事先制定了邀請媒體的名單,不能排除有大量媒體朋友想參與媒體吹風會,但我們的確無法邀請所有媒體參加,希望記者朋友們理解。

德新社記者:德國駐華大使在北京與中國外交部領導進行會談,這是否是中方正式召見德國大使提出抗議?如果是,中方抗議的內容是什麼?

吳大使:德國外長會見黃之鋒之後,中方在北京和柏林向德方提出嚴正交涉。根據外交慣例,有關內部情況我不便透露,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中方對於德方的舉動表示震驚,表達了嚴正的抗議,這件事對於雙邊關係的發展必然會產生影響。

新華社記者:吳大使您好!德國總理默克爾剛剛結束訪華,默克爾訪問了北京、武漢兩座城市,也到訪了企業及高校,請您介紹默克爾此次訪華有怎樣的成果,目前中德兩國關係處在什麼樣的水平?另外,德國一些政客和媒體對香港分裂勢力發出了錯誤信號,是否會影響中德兩國關係大局?

吳大使:默克爾總理女士不久前對中國進行了第十二次訪問,這次訪問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兩國領導人圍繞下一步中德關係的發展,特別是中國和德國今後能在哪些新領域開展合作達成了一系列重要的共識。這是一次成功的訪問,也充分説明了中德關係的廣度和深度。按照雙方達成的共識,此時本應該就下一步深化合作展開討論,但隨着黃之鋒竄訪德國,原本的工作節奏被打亂,我們不得不向德方進一步明確強調中方在香港問題上的立場,再一次強調香港問題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國不得干涉。中德兩國互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兩國之間的合作有着良好的傳統、現實的需要和美好的未來。雙方的合作本可以進一步加強,但是就目前情況而言,我有一點可以向大家表明,中德關係必定會因為這一事件受到影響,中方必須作出強烈反應。

德國電視一台記者:中方一直聲稱外國勢力煽動了香港抗議者,您對此是否有證據?

吳大使:你提了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相信,對於這一問題不僅僅中國方面非常關注,國際媒體也高度關注,亂港分子、港獨分子的背後到底是一股什麼力量?香港的亂局應該説是從6月上旬開始,到現在已經三個月。如果跟蹤整個態勢的發展,你應該知道,香港抗議者最初的訴求就是撤銷修例。7月9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佈暫停修例,同時表達了廣泛聽取社會各界意見的意願,與社會各界一道平息局面、做好特區政府工作。不久前,她再次召開記者會宣佈了四條具體措施,其中有一條就是撤回修例,同時再次表達了對話意願。亂港分子在一部分人的操縱下,完全偏離了他們一開始提出的訴求,不斷通過暴力活動向政府方面施壓。我們掌握了充足的證據,證明個別西方國家在幕後縱容、煽動示威者的“港獨”思想和暴力行為。如果你認為我説的還不夠清楚,我建議你在網上查一查,黃之鋒會定期地和某個西方國家的一些人會面接觸,與之商量下步計劃、聽其意見。

德國電視二台記者:大使閣下,您將示威者描述為暴力分子、亂港分子,但是根據媒體的報道,絕大部分示威者都在進行和平示威。我們觀察到,前天650名香港中學生組成人鏈和平示威,示威者在香港商場唱歌抗議。您認為您對示威者的描述是否是正確的?

吳大使: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都賦予了公民相關權利。你大概也通過媒體瞭解到,這三個月來,香港警方批准了大量示威遊行活動,這恰恰説明,公民的相關權利得到了切實保障。但是這個過程當中,有個別人利用示威遊行活動把亂港禍港的“港獨”思想灌輸到人羣當中,鼓譟甚至參與亂港活動,以此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最後我要補充一點,這三個月我一直在德國不斷跟蹤媒體報道,我必須實事求是地説,我對德國媒體的選擇性報道感到不滿。媒體報道似乎已經事先定調,對於警方維持秩序這一面不予報道,對於警方的應對卻帶着放大鏡報道,這是不公平的。我的好幾個德國朋友跟我説,如果這種事發生在美國或者其他歐洲國家早已被平息,特別是在美國。我不禁想起2017年德國漢堡市在處理G20遊行示威的情況,當時我在荷蘭當大使,通過荷蘭媒體和德國電視一台、二台瞭解了相關情況。政府對於遊行示威的處理當時是有爭議的,但各界總體認為政府和警方履行了職責,恢復了社會秩序。

人民日報記者:吳大使您好!今天上午,黃之鋒舉行了新聞發佈會,在新聞發佈會上,他聲稱大陸正在通過增加直接投資的方式影響和控制香港。我知道您本人曾在廣東工作過,請問您從個人經歷而言如何看待大陸和香港之間的經貿關係?

吳大使:感謝你提了一個讓我感動的問題。這是一段比較特殊的經歷,當時我被派往廣東省,在省政府擔任副祕書長,負責廣東省的對外開放以及廣東省與香港和澳門的合作。我經常和廣東的同事以及香港的同事、澳門的同事一起,探討怎樣使三地融合發展。在工作中我發現,粵港兩地就像一家人一樣和諧,兩地之間有很多都是親戚,很多廣東人都有親戚在香港,香港人也有親戚在廣東,很多香港家庭的源頭都在廣東。如果比較1997年香港迴歸之前和之後的發展,我想講幾句話,因為我有切身經歷。在香港迴歸的前20年裏,香港GDP總量增加了1.63倍,這個速度比德國的速度快。香港人均GDP也高於德國的人均GDP。香港的發展不是理所當然,離不開中央政府的支持和內地對香港的幫助。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一個事實,香港迴歸22年來,沒有向中央政府繳納一分錢税款。相反,中央政府不斷給香港特區許多優厚的發展條件,無論是與內地合作還是在與外界合作方面都搭建了許多新的平台。與此同時,廣東省對香港的支援也體現在方方面面,大到香港的用水用電,小到香港每日的果蔬肉蛋,平價優質的供港商品都是通過廣東省源源不斷地輸送到香港。總結一句話,香港局勢發展到今天,與民主無關、與自由無關、與經濟發展水平也無關,而是因為有人要搞“香港獨立”。

德國電視一台廣播電台記者:許多人憂慮地關注到有軍事力量集結,請問這些軍事力量是否會在深圳常駐或是得到進一步加強?軍事力量會在何種情況下介入?

吳大使:香港事件發生以來,中央政府多次強調堅持“一國兩制”,全力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中央政府相信特區政府有能力治理香港。從最近幾天情況來看,總體局面漸趨平穩,我相信特區政府有能力處理好當前困難,穩定香港局面。這也是黃之鋒等人急急忙忙跑到西方國家求助的原因,因為他知道香港的局面正在趨於穩定,只有藉助外力才能維持動亂。有一點我想借機會再次強調,如果香港局勢的發展超出了特區政府的能力,中央政府不會坐視不管。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和辦法恢復香港的秩序,還香港一個穩定發展的環境。

以上是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當前局勢的一些信息。藉此機會,我想感謝各位媒體朋友的出席。我並不要求各位和我持完全一樣的看法,但我希望各位能平衡、綜合、客觀地進行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