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新疆文件”的她,該防誰的加害?

據西方媒體報道,一名現為荷蘭公民的名叫阿西耶·阿卜杜拉赫卜的維吾爾族女性幫助披露了所謂“中國政府有關新疆政策的部分祕密文件”。

該女士聲稱自己和前夫因此收到死亡威脅,她希望用公開身份的方式幫助自己和家人免於被報復。

這個故事在西方的語境下聽起來那樣逼真,非常符合西方輿論場對“專制中國”的想象。

但這個故事經不起質問和推敲。

首先,這名女士聲稱,她在自己的臉書賬號裏收到過死亡威脅。不知道她説的這個細節是真是假,但即使是真的,在開放的互聯網上如何能斷定它來自中國情報機構並且是嚴肅認真的?互聯網上有各種各樣的人和力量,他們出於各種目的都可能發一條那樣的信息。

據報道,這名女士早在今年6月就主動通過社交媒體上傳了她所獲取的“祕密文件”的其中一頁,目的顯然是引起關注。此人的做事方式表明她是個“不怕惹事”的人,她從一開始就沒想要做一名“匿名爆料者”,卻又對其前夫被請到迪拜“約談”(她對媒體這樣説的)和網上的一條死亡威脅嚇壞了,這樣的前後表現是矛盾的。

阿卜杜拉赫卜女士的頭像如今已在西方媒體上傳得到處都是了,這一切都是她與西方輿論場互動的結果,而且這個結果看來是西方媒體和她本人都希望出現的。

“爆料新疆文件”的她,該防誰的加害?

阿卜杜拉赫卜女士頭像

作為一家中國媒體,我們無從知道這名女士所描述的故事和所爆料的文件有多少是真實的。報道稱她早在2009年就移民荷蘭了,之前曾在新疆政府機關裏工作。從她的故事裏,我們唯一能得出的結論是:這個女人挺不簡單的,很知道西方媒體想要什麼,而且有膽量和辦法提供對方需要的故事。

至於她提到的死亡威脅,我們想對她也對西方公眾説,無論她做了什麼,中國政府之前從未有過在海外危害異見人士人身安全的紀錄,那根本就被排除在了中國情報機構的工作手段之外。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之後,有一大批異見人士流亡到西方國家,他們當中不少人繼續在海外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利益的行為,但他們沒有一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來自中國大陸的威脅。

阿卜杜拉赫卜女士如果擔心自己的安全,我們倒是勸她更要防範美國情報機構和極端“疆獨”組織利用她製造極端事件,以此嫁禍中國政府因為從歷史上看,美國情報機構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至於極端“疆獨”組織,更不能指望他們有什麼底線。

這名女士通過公開自己的身份,在西方引起更大關注,這實際上是西方那些勢力在進一步開發她抹黑中國政府的價值,當然了,對於這種被利用,該女士有可能有很高積極性,這是雙方一拍即合的事情。

問題在於,這名女士認為自己的身份越公開,她就越安全,這個邏輯是有嚴重漏洞的,而且有可能對她是危險的。因為她在西方越出名,越是形成中國政府想危害她人身安全的輿論想象,對於希望通過製造她遭到人身攻擊來嫁禍中國政府的那些黑暗力量,就越有誘惑力。

不管這名女士做了什麼,我們在此都希望她在荷蘭是平安的。她對中國國家利益的危害已經鑄成,她的安全出問題與消除這種危害毫無關係,因而在中國國內不會存在推動讓她個人出事的理性動機。但對於美國情報機構和“疆獨”勢力來説,情況就不一樣了。甚至西方媒體中也會有巴不得她出事的人。請這名女士認真防範那些真正的風險吧。(本文系環球時報社評,原題:“爆料新疆文件”的她,該防誰的加害)

來源:環球時報社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