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在剛剛揭曉的英國新首相之爭中,鮑里斯·約翰遜笑到了最後。

在去年和第二任妻子瑪麗娜·惠勒陷入離婚訴訟後,鮑里斯·約翰遜便長期居住在女友卡莉·西蒙斯的公寓內,現在他終於有了一處安定住所。

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卡莉·西蒙斯

約翰遜曾表示,若自己當選英國首相,會邀請女友一同入住。兩人沒有孩子,因此約翰遜或許不用像英國前任首相託尼·布萊爾和大衞·卡梅倫那樣,以改善居住條件為理由,將擴張的觸角延伸至唐寧街11號——英國財政大臣的官邸。

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鮑里斯現居住在位於倫敦坎伯韋爾的公寓

或許就像約翰遜不屑於打理自己的一頭金髮和亂出天際的座駕一樣,住在哪裏,怎麼住,和誰住,對於習慣於嘲弄權威的他來説,都會成為可被顛覆的程式,因為離經叛道才是他的專屬跑道。

正如《鮑里斯·約翰遜的崛起》一書的作者安德魯·金森所説:“人們喜歡看到權威受到嘲弄。在學校裏,如果一個足夠聰明的孩子開老師的玩笑,這總會很有趣。約翰遜身上就有這樣一種荒誕的喜感。”

“他的部分吸引力就在於擾亂了許多成年人與選民的情緒。”

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儘管擁有英格蘭姓氏,但約翰遜的曾祖父阿里·凱末爾卻是一名土耳其政客。約翰遜的祖父奧斯曼·阿里將自己的名字改為威爾弗雷德·約翰遜,並教會他的孩子們講英語,進入上流社會。

約翰遜是四個兄弟姐妹中最年長的一個,他的童年時光大多在布魯塞爾度過。雖然約翰遜成年後具有強烈的“歐洲懷疑主義”傾向,但他的父親是歐盟委員會的一名官員,負責監管泛歐洲的環境立法。

《這就是鮑里斯:一個金髮野心的故事》的作者索尼婭·布內爾寫道:“無論是奔跑、跳躍還是在聖誕節吃最燙的肉餡餅,抑或是比誰的頭髮顏色更金黃,約翰遜都特別討厭輸。”當被問到以後想成為什麼樣的人,約翰遜的回答是:“世界之王”。

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然而約翰遜的童年時代卻以失落和混亂為標誌。當約翰遜10歲時,他的母親患上了重度抑鬱症,入院治療8個月;16歲時,約翰遜的父母決定離婚。

索尼婭説:“我時常認為,成為世界之王的願望就是讓自己免受傷害,毫不動搖。免受來自生活的痛苦,免受母親消失了8個月的痛苦,免受父母分離的痛苦。”

美國媒體評價約翰遜是一位“政治脱離藝術家”,或許這裏的“脱離”與索尼婭所認為的“免受”具有同樣的意思。約翰遜已經擺脱了失態、欺騙和犯錯,而這種失態、欺騙和犯錯足以毀掉任何一個普通政治家的政治生涯,但約翰遜卻用他那標誌性的虛張聲勢和自信,將批評一掃而光。

從某種程度上講,約翰遜的嘲弄與“政治脱離”緊密相關。他使用種族歧視和冒犯性的語言,將非洲的孩子形容為“小黑鬼”,並稱貝拉克·奧巴馬是“部分肯尼亞人”,甚至表示自己帶有“對大英帝國的祖傳厭惡”。這種對“政治正確”與權威的嘲弄,恰恰在非傳統選民那裏贏得了“政治脱離”的空間。

作為一名出格的政治人物,約翰遜或許很難討好傳統選民,但曾經僱傭他的《每日電訊報》記者馬克斯·哈斯丁也不得不承認:“約翰遜不是一個值得信賴或尊重的人,但他是最好的表現主義者。”

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部分示威者在鮑里斯-約翰遜的辦公室外進行抗議

前英國首相大衞·卡梅倫評價約翰遜稱:“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客如果將自己置身於高空鋼索之上,那麼絕對是一場災難,但對於約翰遜而言,卻是莫大的成功。”

約翰遜的表現主義,還和他在政治立場上的善變風格緊密相連。美國媒體直言不諱地表示“鮑里斯·約翰遜就是終結英國的方式”,因為“他撒起謊來像呼吸一樣容易”。當然,這句話放在現任美國總統身上也同樣適用。

1983年,約翰遜進入牛津大學。1984年,他成為辯論社牛津聯盟的祕書,但競選主席失敗。自此,約翰遜就將自己定位成一條“政治變色龍”。一年後,他再度競選牛津聯盟的主席,但這一次他和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結盟,並競選成功。當時,人們都不知道他真正的政治信仰是什麼。

牛津聯盟的同僚安東尼·古德曼説:“他幾乎就像一個空白的屏幕,人們可以在上面投射自己的政治觀點。他允許人們想思考什麼就思考什麼,這非常聰明。”

英國首相換人,頭髮亂出天際,網友神評論:特朗普的雙胞胎兄弟

▲前外交大臣約翰遜與現外交大臣亨特,舉行了首次面對面電視辯論

不同於目前約翰遜對無協議脱歐的高調宣揚,幾年前,當保守黨要求他在脱歐公投中表明自己的態度時,他甚至選擇了遠離這個話題,以至於後來他參加脱歐運動時,許多親密好友都感到十分驚訝。

當時,約翰遜將自己改造成了一個中間派政治家,作為倫敦這座左傾城市的市長,已經贏得兩次選舉。在卡梅倫宣佈辭職後,他退出了保守黨黨魁的競爭,審時度勢地將首相一職讓給特蕾莎·梅,後者隨後深陷於議會和歐盟的談判泥潭,隔岸觀火的鮑里斯終於在脱歐的“死線”到來前,為自己贏得了似乎更為寬鬆的政治環境。

這一週,英國政壇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但或許什麼都沒有改變。昔日的當權者成為了新的反對派,人們又會將詰問的石頭擲向下一任領導層,很有可能,直接擲向鮑里斯·約翰遜本人。

正如特蕾莎·梅會緊張地盯着雅各布·里斯·莫格這樣的反對者,鮑里斯·約翰遜也會對他的對手做出同樣的行為。那麼,約翰遜會在特蕾莎·梅失敗的地方取得成功嗎?如果會,又將是以什麼方式?

網友評論

@Geoff WiLton: 為了讓世界嘲笑我們,今天這個任務完成了,讓一個“小丑”掌管我們的國家,歡迎來到英國“脱歐馬戲團”。

@John Hergt:一個眾所周知的、只忠於自己的“騙子”,這不就是目前最大的問題所在嗎?

@Darren Roche:他會讓你發笑,但當你意識到他快掌管這個國家,你就笑不出來了。

@Grace W Googh:不知道特朗普有沒有一個雙胞胎兄弟……

(葉君浩)